當矽谷接管了新聞媒體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大西洋(The Atlantic)》雜誌裡的一篇文章:「當矽谷接管了新聞媒體(When Silicon Valley Took Over Journalism)」

本週的內容為你解析:

隨著傳統的媒體被矽谷的高科技公司收購,這些傳統媒體受到了哪些衝擊?
而網路輿論和社群思維真的影響了新聞的走向嗎?
這些傳統媒體的未來又將何去何從?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雜誌的前任主編  富蘭克林·佛爾(Franklin Foer)。

為什麼是前《新共和》雜誌的主編呢?而為什麽前《新共和》雜誌的主編會跑來《大西洋》雜誌寫文章呢?
雖然這不是文章裡的內容,但卻和我們今天的主題息息相關,所以我就一併為大家補充一下相關知識了。

其實《新共和》雜誌在2012年就被Facebook的共同創辦人  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收購了。
而在收購《新共和》的兩年後,也就是2014年,因為對  克里斯經營方式的不滿,導致《新共和》雜誌的許多資深編輯辭職,使得雜誌的發行一度中止。
直到2016  克里斯將《新共和》售出,才再度恢復發行。

而這些傳統媒體被這些矽谷的科技巨頭收購的案例並不止《新共和》一件。
例如Amazon(亞馬遜)公司的創辦人  傑佛瑞·貝佐斯(Jeffrey  Bezos)也收購了一家大名鼎鼎的傳統媒體「華盛頓郵報」;
而蘋果創辦人  賈伯斯的遺孀  勞倫·賈伯斯(Laurene Jobs)也在今年收購了《大西洋》雜誌。
對!就是我們今天要說的這本雜誌!

今天的這篇文章,講的就是傳統媒體在數位時代究竟要面對什麼樣的挑戰?
而這也是本文的作者  佛爾的新書《World Without MindThe Existential Threat of Big Tech(暫譯:「無腦的世界:來自科技巨頭們的威脅」)》裡的內容節選。

根據  佛爾的看法,《新共和》和  克里斯代表的純粹矽谷思維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
當兩者摻和在一起,就意味著一場傳統媒體思維,和矽谷網路思維的衝突。

首先,在核心概念上兩者就有極端差異。

傳統新聞媒體的立場是「教育讀者」;而網路媒體的思維是「服務用戶」

以《新共和》為例,過去的讀者會因為內容文章的深刻見解而追隨雜誌,所以,刻意迎合讀者口味的行為會令這些資深編輯們感到不齒;

但是,網路媒體的思維則認為「讀者只要來看,就算半騙、半哄,只要讀者願意看,願意分享,那就應該要以讀者想看的內容為主要核心」,一切都是「為了增加流量」而努力。

 

例如國外的知名網站  BuzzFeed,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BuzzFeed的創辦人  約拿·佩瑞帝(Jonah Peretti)為了網站的流量,所以依據大數據研發出一套能夠帶來病毒式傳播的方法,並因此獲得巨大的成功(例如不久前的「藍黑裙、白金裙」問題就是從這個網站出來的)。

 

1444871043757SL4_CA00337A67A40FAFD8ACDD8F0391FB07藍黑裙、白金裙

 

這個散播方法就是:「只求清單、短片、簡單測驗」,其他的內涵、深度一律不管。

這種根據大數據結果來製作新聞所帶來的危害不過是冰山一角。
  佛爾看來,矽谷的網路思維在許多方面都挑戰了傳統媒體人的氣節。

FacebookGoogle為代表的矽谷公司手中握有大量的用戶,所以傳統的新聞媒體想在網路上獲得更多用戶,進而獲得更多收入,就不得不仰賴這些科技公司。

  佛爾看來,這種依賴簡直就是一場悲劇。

因為新聞媒體不得不去研究FacebookGoogle的演算法,研究該寫什麼樣的內容才能讓自己獲得更多的曝光,和出現在搜索結果的最前面。

更可怕的事,只要這些科技公司在策略上作一點小小的改變,就會對新聞媒體產業造成巨大的影響。

例如:Facebook如果認為用戶更喜歡在臉書上看到影片,那麼就不會推薦文字類別的資訊;
Google
也一樣,只要他們稍微修改一下演算法,那麼文章內容可能就很難被人找到。
這些都會導致新聞媒體的用戶流失和收入減少。

結果就是,新聞媒體在科技公司面前就變得特別脆弱,只要FacebookGoogle喜歡什麼,這些媒體就寫什麼。
換句話說,就是「科技公司主導了整個新聞媒體的風向。」

 

a2f57d340

 

更可悲的是,某些網路媒體(也就是俗稱的「內容農場」)為了騙讀者點擊,竟然還赤裸裸地當起了標題黨,而且為了網站的流量,手段幾乎到了毫無底線、不擇手段的地步。

這些媒體深諳心理學,明白「人類會對無知感到舒適,但卻很討厭自己出現錯過訊息的感覺」的道理。

所以這些內容農場就利用這一點,建立起一套下標題的風格。
用惡俗的字眼去挑逗讀者,刺激他們點擊慾望。

例如:「十個美國人中,有九個人對這件事的理解完全錯誤」、「你絕對不會相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成功人士的七種好習慣,你有沒有?」、「巴菲特的五個成功心法」……等;
或是一些「傳遞正向能量」、「討論兩性議題」,內容卻滿是廢話的心靈雞湯。
不知道你有沒有覺得這些標題很熟悉,好像天天都會在臉書上看到?

 

新聞媒體在這種科技衝擊下,已經失去了思考與言論的獨立性,更失去了他們引以為傲的職業操守。

  佛爾看來,正是因為新聞媒體特有的職業操守,才讓媒體人能夠勇於挑戰權威,而不是去迎合閱聽人的喜好;
也正是這種氣節,讓媒體人有一種超脫的態度,能夠跳脫個人利益,以一個更宏觀的視野發聲。

但新一代的媒體巨頭卻不在乎這些,他們只在乎流量、只在乎訂閱人數、只在乎用戶增加了多少。
「做什麼內容」、「投入多少資金與心血」,任何的所作所為,全都是為了增加流量而量身定制的。

一旦有什麼故事能夠吸引大眾的注意力,這些網路媒體就會發了瘋似地去追逐這些熱點。

例如:2015年,一位明尼蘇達州的牙醫在辛巴威獵殺了一頭名為「西賽爾」的獅子王而引發的軒然大波。
為了引起讀者們的注意,各家網路媒體針對這件事總共寫了320萬個相關故事(是的,我沒打錯,就是320萬個。讀到這裡的時候,我也是嚇到在吃手手)。

 

8813獅子王-賽西爾

 

不僅是網路媒體,就連《紐約時報》、《紐約客》這樣的知名媒體,也都為了獲得讀者的關注而在這件事上插了一腳。也就更不用說其他不入流的新聞網站了。

你可以透過下面這些新聞標題,來感受一下「現在的新聞媒體已經墮落到什麼地步」。

《吃雞肉,其實比殺死賽西爾更不道德》、《通靈者宣稱自己在賽西爾死後與其靈魂進行了對話》,就連刊載我們今天這篇文章的《大西洋》雜誌,當時也報導了一篇名為《從賽西爾到氣候變遷》的文章。

知名科技網站 The Verge的創辦人 約書亞·托波斯基(Joshua Topolsky)曾為此悲哀地感歎說:「所有的東西看起來都一樣,讀起來也一樣,因為它們都是為了吸引同一批眼球而寫的。

 

最後,用文章裡的一個句子來做結尾:

Human are comfortable with ignorance, but they hate feeling deprived of information.
(人們對無知感到舒適,但卻很討厭錯過訊息的感覺)

 

以上,就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週再見。

對「當矽谷接管了新聞媒體」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