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討論問題?還是炒作話題?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本週要跟大家聊聊一個這幾天很夯的話題:「文言文該不該廢」的問題。

支持「廢除文言文」的一方,以哲學推廣者朱家安為首,指出了文言文的缺點,認為「中文的學習目標是溝通能力,此外的學習目標不在國民教育的必修範圍,文言文在此非屬必要,所以應該從課綱中拿掉。」

而反對「廢除文言文」的一方,則因維護華語文化者眾,在此就不一一列舉。而且筆者也沒有窮盡反方言論,無法找出某某某作為標誌性人物。

總之,反方認為「指責國文科不重視基本語文能力,文言文比例太高,文言文沒有用……等,不過是種治標不治本的做法。」

然後正反雙方就開始在「文言文有沒有用」這件事上不斷下功夫,反方不停列舉文言文有用;而正方也不斷列舉文言文無用的例子,最後變成一長串「無限列舉」的比較,讓一個本來能夠引發反思的問題,淪為一場小學生等級的拌嘴。

當然,之後還有人將問題稍微提升到了較高一點的層次,提到「重點不在教什麼內容,而在於用什麼方式教導學生?

但在筆者看來,絕大多數的論述,其實都沒說在點上,充其量不過是種無謂的叫囂。
水準大概和「正方認為蘋果好吃,所以舉出蘋果對人體的好處;而反方討厭蘋果,所以提出蘋果的各種缺點」這種低層次的辯論差不多。

 

討論任何問題,我們其實可以有兩種思維方法:

一、將問題推到極致;
二、將問題抽象化,找出問題的關鍵之後再進行討論。

 

首先,先用第一個方法,把「文言文」這個問題推到極致,找出「文言文裡最為人詬病的內容」。
個人認為「文言文裡最被唾棄的翹楚」,不外乎那個遺臭萬年,直到如今仍就被當作貶義詞的「八股文」。

提起八股文,我們印象通常都不太好。

寫文章本來是為了表達自己的意見,但是八股文卻不是為了表達意見。
一篇八股文的好壞,根本不看你到底寫了什麼。
重要的是形式,也就是「破題、承題、起講、入題、起股、中股、後股、束股」八個部分,所以叫八股文。

而且,每個部分要講究對仗,講究音韻,甚至字數都規定好了。


從世界的寫作史來看,中國的八股文也是僅此一家,別無分店。
從我們今天寫文章的角度去看,八股文格式死板、內容乏味、嚴重束縛人們的自由發揮。

但是問題是:「明清兩朝的科舉考試都以八股文為主。這麼糟糕的考試方式,為什麼會維持這麼長的時間呢?」

 

這裡,我們就要使用第二個思維方法:「把問題抽象化」,找出問題的關鍵。

過去對八股文問題的解釋,要不是說這是封建統治者要束縛人的創造力,不然就是說這是中國文化「劣根性」的體現,認為「模式」和「崇古」才是最高的文人典範。

但我們應該仔細思考一下,古人面對的現實問題是什麼?

既然八股文是科舉制下的一種文體,那麼科舉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
答案是:「要在一個龐大帝國裡,就全國範圍內選拔人才。

所以,考試形式必須符合中國地域遼闊,各地自然條件、文化基礎、經濟發展水平差異巨大,這個基本現實

古代的技術條件下,地域遼闊就意味著資訊傳播不便。
所以,科舉考試的內容和形式才會盡量不做調整,長期固定,甚至僵化。
因為任何變化都必須經過很多年才能傳遍全國。

地域遼闊還意味著,全國各地在許多方面都差異巨大。
一項全國性的考試,其內容和形式就不能超出各地的「公約數」,不能帶有明顯的地方特色。
所以,除了流傳千年的「四書五經」之外(八股文實際上只考「四書」),還有什麼呢?

有人批評八股文,不考實際、有用的學問。

但要知道,考實際學問,就沒有辦法在各地之間找到最大公約數。
以農業來說,北方和南方的農業大不相同,你到底考什麼地方的農業學問呢?

其他諸如兵制、行政管理、司法審判、財政預算等等,各地的差異就更大了。
當時根本不可能在一張考卷上,出題考全國的人。

除此以外,還要考慮一項重大因素,那就是貧富差異
如果科舉考試的內容「多元化」,或者需要豐富的實踐經驗和素質,那麽清寒子弟根本就不可能有什麼希望

過去有一句話,叫「窮文富武」。
意思是說:「讓子弟練武是有錢人家才能做的事」。
因為請名師、建場地、置辦兵器、飲食營養等等,都不是貧窮人家所能承擔的。

但學文則不然。
只要學生刻苦用功,有幾本書、熬上幾年就行了,沒有難題怪題。

一個鄉村裡的孩子,只要有基本的教科書和習題,只要肯下笨功夫,不需要什麼額外的補習班和輔導教材,就有機會能考取功名。
而都市裡的孩子條件好、見識廣,當然也有用,但是這些在考場上,則無法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所以,雖然科舉考試有各種缺點,但是,窮人、社會底層的人可以透過科舉翻身的機會卻是最大的。

正是通過「八股取士」這種死板的考試制度,再加上省際之間的比例協調等等配套辦法,中國這個地域遼闊、人口眾多的國家,實現了各個地方、各個階層的人都有機會躋身國家統治階層。

好,另一個問題又冒出來了:這種死板的考試形式會不會束縛人們的思維呢?

這方面的危害其實被誇大了。
因為「考試的本質不是為了教育,而是為了選拔。

選拔什麼樣的人呢?是見多識廣、才華橫溢的天才?
還是那些面對一個目標,能持之以恆地苦練的人才呢?

這個問題不難回答,答案應該是後者。

我們不得不正視的一個現實是:「在歷史上,在現實生活中,天才總是少見的!」
而且,天才往往有其限制,所以需要某些天時地利人和,才能讓這種天賦被完美地發揮出來。

所以,我們不可能奢求從人群之中揀選出那些天才。
於是我們只好退而求其次,找出那些不管面對什麼樣的題目,哪怕是八股文,也一樣可以坐得住、下苦功,最後考出好成績的人來。
畢竟,在絕大多數的工作崗位上,我們需要的並不是那些純粹、少量的天才,而是大量「肯下苦功、肯努力的人才」

這樣的人走入仕途,面對自己不熟悉的任務,也一樣會表現優秀。
事實上,明清兩代的許多知名人物都是靠八股文選拔出來的。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看「廢除文言文」問題,我們就能清楚地得到答案了。

近幾年,大學學測的發展趨勢和八股文正好相反的,這也是很多人呼籲和推動的結果。
大學學測越來越強調個人特色,考核學生各方面的「綜合素質」。

這種發展方向看似正確,但是也有值得反思的地方。

首先,城鄉差異大、貧富差異大,社會階層差異也大。
只有維持考試內容的統一性,我們才能確保人才不會因為這種「過度要求差異性」的標準而失去階級提升的可能性。

其次,雖然不必恢復到八股文那樣死板的形式,但教學的內容仍然要盡量維持簡單、明晰的考試內容和形式。
一言以蔽之,就是要確保學生「能夠只靠幾本教科書、只比誰下的功夫更多,誰就能取得好成績」的可能。

和科舉一樣,考試不是教育工具,考試是人才擇汰的工具
它把各個社會階層裡那些願意奮發向上,能坐得住、下苦功夫的人挑選出來,保持這個社會的活力和公平。
這才是考試在社會中的真實作用。


所以,根本不需要去討論「學文言文有沒有用」的問題。

因為這和我們學數學、物理、化學、生物而用不到的情形一樣,任何學科裡的任何內容,你說他有用也可以,它起碼可以豐富你的靈魂;
如果你要說它沒用,那也確實,因為很多都用不到!

而且這也無關我們「喜歡或不喜歡」的問題。
喜歡也可能用不到,不喜歡也可能用得到。

所以,如果朱家安的論述真的能夠成立的話,怎麼不把所有其他科目都廢一廢呢?有興趣再去學就好啦!例如:音樂、美術、體育怎麼不廢一廢呢?

過去兩千年對人類造成傷害的東西可多了,沒有任何一樣東西是只有好的,而沒有壞的,那怎麼不都廢一廢呢?

重點根本就不是「某樣學問有沒有用,或是它好不好」,而是它背後的作用。
如果真要論「某樣學問有沒有用」,那我們反倒該問問朱家安:「那你何必推廣哲學呢?那根本沒什麼用啊!」

所以,你究竟是真的想推廣哲學呢?還是只是想找個冷門學科來譁眾取寵呢?
在這個議題上,你是真的想討論問題呢?還是只想炒作話題呢?

還是說,「你連思考問題的基本能力都沒有,只是一個會照本宣科的老學究罷了呢?」

 

以上,就是本週的《發現新視界》,我們下週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