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模式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本週要跟大家聊聊一個大家耳熟能詳的人物,現代鋼鐵人  伊隆·馬斯克(Elon Musk)。

說到 馬斯克這個人,你直覺想到的不外乎是他最著名的產品「特斯拉汽車」。
如果關心時事議題多一點的人,可能還會想起他的SpaceX之前曾經發射過一枚「獵鷹九號」的火箭升空,並且也順利將其回收了。
如果你關心國際新聞的話,那你可能還會想到他在最近曾向媒體宣稱自己的「Hyperloop(超迴路列車)」建造計劃,已經獲得政府的口頭批准了,未來從華府到紐約只需要短短半小時的新聞。

但我今天並不是打算歌頌  馬斯克的豐功偉業,而是要從 馬斯克與另一位大人物的針鋒相對的議題作為楔子,來為大家說一個有趣的事,也就是今天的文章標題:「馬斯克模式」。
而這一位與 馬斯克針鋒相對的大人物,就是臉書的創始人 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

說到這裡,應該有很多人知道我在說的是什麼議題了。
對,就是「人工智能(AI)」的議題。

在人工智能的議題上,祖克柏的看法是:「人工智能對人類沒有那麼大威脅。」
  馬斯克則恰恰相反,認為「人工智能是人類文明存在的根本危機。」

那麼他們兩個人誰對誰錯呢?
老實說:「我不知道!」
而且我也可以說:「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

因為這取決於我們是以什麼樣的角度來思考「現代的科技會在未來如何發展」,而這些看法,在目前看來,都是對的,也都是錯的。
原因很間單,因為「未來還沒發生」嘛!

 

但「馬斯克為什麼會忽然在人工智能的議題上和 祖克柏槓上了呢?」

如果你時常看一些網路文章,那你對 馬斯克的「第一性原理」應該不陌生。
馬斯克的思維方式向來都是把事情推到極致再來看,會出現什麼問題。然後從最基礎的地方下手,呼籲人類去提前解決那些問題

例如,如果汽車會一直消耗石油,石油會耗盡,搶奪石油的戰爭會一直不斷。於是他做了「特斯拉汽車」;

如果電力一直依靠石油、煤炭甚至核能這些自然資源,那它們可能會有枯竭的一天。所以 馬斯克開了一間太陽能服務公司SolarCity」;

如果人類的貪婪和科技一直膨脹下去,最終把地球毀掉,人類必需在外太空生存。所以 馬斯克開了一間SpaceX公司,做了火箭,宣稱將來要把100萬人送到火星。

你看,這些想法是不是很有遠見?似乎能預見幾百年之後的問題,並且未雨綢繆地做出準備。
也正是因為這種深謀遠慮,所以各方名人也都樂於為他的想法背書,他的作為也反覆曝光在各大媒體版面,再加上 馬斯克傳奇般的創業經歷,所以就被許多人當成現代的超級英雄。

而這麼有遠見的人都跳出來反對人工智能了,那麼我們不是該好好檢視一下人工智能在未來的威脅性嗎?

但是,你可能不知道的是「馬斯克雖然在反對人工智能上不遺餘力,但當今世界排名第二的人工智能公司OpenAI就是馬斯克創立的。而且,馬斯克還是世界排名第一的人工智能公司 DeepMind(就是開發出AlphaGo的公司)的天使投資人」。

那為何他會一方面高分貝的反對人工智能,一方面又投資人工智能的發展,甚至還自己成立了一家AI公司,好像在做一件左手打右手的事情呢?

這就是我們今天要說:「馬斯克模式」。

 

首先,不得不說,馬斯克是一位非常會創造故事的人,而且故事的產量還很多:

人類的交通加速了溫室效應,於是有了特斯拉汽車;
人類能源可能會耗盡,於是有了太陽能公司-SolarCity
人類的人口壓力過大,所以要移民去火星,於是有了火箭公司-SpaceX
人類的交通太過擁堵,於是有了超迴路列車-Hyperloop

但你會發現 馬斯克模式是有固定步驟的:

第一步,發現人類的問題;
第二步,宣稱這個問題很大,大到會影響全人類的未來,所以必須克服;

第三步,告訴你這個問題其實可以用科技解決;
第四步,投資、併購、成立公司、融資上市。

一旦理解了這個模式,你就會發現在人工智能這個問題上,馬斯克用的也是同樣一個套路:
「人工智能很可怕,而且我們也無法阻止它的到來,那具體來說我們應該做什麼呢?」

馬斯克的答案是,成立一家公司。

所以在2015年底,馬斯克就設立了OpenAI公司。
這家公司的任務,就是要盯著人工智能的發展,避免人工智能有失控的可能。
而且,OpenAI的所有研究成果,都是開放的,是任何人都能夠使用的。

聽起來,這家公司像是AI界的一股清流。
別人家都是不安全的人工智能,只有他們家是安全的人工智能

而公司在發展一年多之後,就變成了僅次於DeepMindAI公司,在人工智能領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從結果上看,強烈反對人工智能的馬斯克,現在已經是人工智能的既得利益者了。

除此之外,馬斯克還成立了一家名叫Neuralink的醫療研究公司,致力於開發「神經織網」技術(Neural Lace Technology)。
這項技術透過將電極植入大腦,而不以物理接口的方式,讓人們與機器進行直接的傳輸。
人腦可以隨時隨地與電腦連接並上傳下載任何信息,有朝一日可以實現思維的上傳和下載。

而這間公司,用的也是同一個故事,也就是「人工智能的威脅」。
建立公司的過程用的也是同樣的套路:

既然人工智能可能會毀滅人類,那怎麼辦?
馬斯克提出的辦法就是把人類的腦力和智力進行升級,讓人類與機器相融合,成為「半機械人」,才能避免在人工智能時代被淘汰。

反正 馬斯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提出一個全人類的敵人,然後給出解決方案,然後就又有了一筆大生意。

你看,從正面來看,馬斯克這個人,是個想用遠見和技術來拯救人類的偉大人物;
但從反面來看,他又像是一個不斷用故事和套路來做生意的商人。

一邊是偉人,一邊是騙子,那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抱歉,這我真的說不好。
而且我也不認同這種「不是好人,就是壞人」的二分法。

這種二分法會「假設好人只會做好事,而壞人只會做壞事;
然後再去區分好人與壞人;
肯定並支持好人;否定並抵制壞人。

但是這種「非黑即白」的二元論,是天真的、是荒謬的。

就如同日本作家 宮部美幸在《完美的藍》裡以一隻狗來代替自己表達的那樣:

人類沒有那麼單純,無法單純地二分為完美的善人和徹頭徹尾的壞人。
這種就連我等犬族都明白的事,人類為什麼無法理解?

 

但你看,無論是輿論也好,我們的內心感受也好,都喜歡把人分成好人和壞人,藉此來做是非判斷。只是,這種判斷是非、道德褒貶,真的有那麼簡單嗎?

以 馬斯克的例子來說,你有沒有發現「兩個完全相反的意圖,在現實中也是可以並存的,並沒有什麼矛盾」?

你看,我們可以基於同一個事實,但卻得出不同的結論
而在不同結論中,我們該怎麼選擇?而選擇的標準又是什麼?
難道一個打算拯救世界的人,就不能從中獲得一些好處,賺一點錢嗎?

而且,上面的那些說法,其實都是從 馬斯克的動機來分析的。

但是世界是複雜的、人心也是複雜的,每個人的動機,其實都像 馬斯克那樣處於晦暗不明、混沌難分的狀態

你做一件事,你分得清自己是為了利益,為了虛榮心,還是為了某種無私的情懷嗎?
可能都有。而且在不同的時間點,它們之間的比例可能還會不一樣。

所以,雖然「動機分析」總是能振振有詞,也總是能夠自洽地解釋各種情況。
但是作為一個局外人,對他人動機的過分關注,除了能粗糙地做出一個道德判斷,安慰自己之外,其實一無所獲

馬斯克找出問題、立下目標、想到方法,而方法中有套路也有獨創,最後獲得了階段性的成功。
對於這樣的人,我們可以推崇,也可以質疑。

但我們更該做的,是「把動機判斷放在一邊,看看他到底對我們究竟有什麼樣的價值與啓發。」

 

以上,就是本週的《發現新視界》,我們下週見。 

對「馬斯克模式」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