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佔了誰便宜?

你好,歡迎回到《五分鐘經濟學》。

今天將延續先前的內容,繼續為大家講解「成本概念」。

今天是延續週一的內容,繼續為大家說明「寇斯定理」的應用。

在週一的內容裡,雖然其實提了不少資源使用的衝突問題,但現實生活中問題的數量其實遠比我們舉的例子要多得多,而且這些衝突並非只有一種模式,而是有許多不同的變形。

比方說:你可不可以隨意穿越馬路?機場附近的居民該不該獲得賠償?論婚嫁的時候,男方該不該向女方下聘……等,其實都可以用「寇斯定理」的視角來分析理解。

而「寇斯定理」實際的實際運用就叫做「寇斯對價」,也就是一個尋求「合作解」的過程。

雖然光看名詞有點難懂,但其實內容非常平易近人。
下面為你舉個例子,讀完這些例子之後,你就會明白這有多簡單了。

假設,你和其他四個人合租了一層房子,裡頭有兩個人是研究生,兩個人已經出了社會工作,而你則是剛向公司提離職,打算讓自己休息一陣子的人。

有一天,你的同事們說想找你一起吃個飯、喝個酒,聊聊共事期間的趣事。
你覺得這個提議很棒,但覺得辦在外頭還不如辦在家裡來的溫馨,所以你就想徵求其他四位室友的同意。

其他三位都同意了,但其中一位研究生說:「我最近正在忙畢業論文,有點棘手,需要安靜一點的空間,所以不希望有一群人在家裡吃飯、喝酒、聊天。」

這時候,你就可以運用「寇斯對價」尋求「合作解」的方法,問他:「你覺得你的安靜價值多少錢?」

如果他說「價值一千塊」,那麼你就要想想你把Party辦在外面要花多少錢?
假設要花「五千塊」,那你大可給他三千塊,請他今晚出去找個舒適一點的地方讀書。

你看,對你而言,你省了兩千塊;對他而言,他也得到超過價值的兩千塊,最後皆大歡喜,誰也不吃虧。

這就是「寇斯對價」的尋求「合作解」方法

當然,一定有人會說:「這不就是用錢解決問題嗎?」
不對!這是「用數字解決問題」。

記得我們在「寇斯定理」部分不斷提到的一句話嗎?

要講理,大家都說自己有理,那麼到底該聽誰的理呢?
所以,我們不講理,講『數』。

如果我們在上面的問題裡,不把雙方的價值量化成數字,只從「人情」、「友誼」、「權利」、「互相」、「將心比心」之類的概念進行討論,那麼結果會是什麼?

這種討論,我敢說最後一定是「大家撕破臉對幹」,誰也不讓誰!

你看,週一提到的「文林苑王家一案」也好、「永春都更案」也好、「凱洛訴新倫敦市案」也好,都是這種「只想講理,講自己的理,而不講『數』的下場。」

說理,大家都有理,誰也說不清要聽誰的理。
但是說「數」就容易多了,容易比較,容易權衡,容易尋求「合作解」。

比方說徵地問題,一定會碰到「堅持要留在這個地方的住戶」,不賣就是不賣。也就是所謂的「釘子戶」。
例如文林苑案裡的王家、永春都更案那三戶堅持不搬的人家就是這種釘子戶的代表。

這時候,如果我們只講理,只講「法律保障人們有居住的自由與權利」,這樣好不好?

我認為「不好!當然不好!」
因為這背後的交易成本太大了!

我認為比較好的做法是參考香港的《強制銷售條例》,幫助開發商解決找不到產權的所有人,或是不合作者的問題。
根據這個條例,一個不可分割的產權中只要有90%以上的所有者都同意出售,那麼剩下10%的所有者就必須出售他的資產

而這個條例在2010年的時候,從90%的所有者同意,改為80%同意,目的是為了更大程度地減少「交易成本」的支出。
當然,這個條例還有一條備註,就是「需要行政單位的批准」。

看到這裡,一定會有不少人要拿「權利」來說事,說「居住權」是憲法保障的自由,我們不可以因為同意者是多數,反對者是少數,就忽視反對者的意見,持強而凌弱。

你看,這種說法夠擲地有聲吧!你應該也很常在社論版面看到、或從覺醒青年嘴裡聽到這種言論吧!

「天賦人權」、「憲法保障」雖然都是一些看起來似乎無可反駁的概念。
但我必須說:「任何偏執一邊的想法,其實都是錯的!」

私底下有些人和我反應,說:「週一那篇文章到底是想表達什麼?我該站在雞蛋那邊?還是該站在高牆那邊呢?『太過傾向於哪一邊都不對』,那不就等於什麼都沒說!」

但其實我說了比告訴你應該站在哪一邊還要重要的話,那就是「不要事先決定非得站在哪一邊,不要削足適履,而是要針對不同的事例做出不同的思考與判斷。」


因為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這種二元區分的單純世界,而是由各種模糊的地帶交疊而成的複雜世界。


所以,若是只想著要用「高牆與雞蛋」、「好人與壞人」將這個世界一刀切成兩半,然後選邊站,那就勢必會落入「認知失調的輪迴」裡,永遠都在理想與現實之間困惑。

要知道,「權利」並不是天賦的,不是靜靜地躺在自然的深處,直到被人們發現的。
而是人類在歷史的長河中,不斷透過「犯錯與修正」而「摸索」出來的。

法律同樣也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會依照不同的環境、不同的需求、不同的文化變遷,而與時俱進的。

就如同「凱洛訴新倫敦市案」持不同意見的法官那樣,誰說得對?這說不好,而且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有不同的聲音」,讓這些不同的想法彼此競爭,透過大量的案例競爭,最後歸結出一個新的法令來作為新的準則,而且也有讓這個準則隨時被打破的心理準備。

換句話說,那些「應然概念」是不斷隨著時間的演進而改變的,既不是神授的,也不是天賦的!

所以,不要輕易將世界分成「雞蛋與高牆」,然後選邊站,而且不要選了之後,就盲目地站著。

因為雖然你站在「雞蛋」的那一邊,但你永遠不能保證你的雞蛋不是想敲竹槓的釘子戶;

你站在「高牆」那一邊,你也不能保證政府部門不會和大財團有私下協議,彼此私相授受某些好處。

所以,最好的做法是「從中取得一個平衡」,漸進地摸索出更好的解決方案,而不是堅持某項原則

這個平衡的方法,就是「講數不講理」,使用「寇斯對價」的概念尋求「合作解」

 

好,我們「成本概念」的部分就在這裡告個段落。
當然,其實還沒有全部講完,只是成本概念的最後一哩路,需要有其他的重要概念作為基礎,所以我們說完那些概念之後,再回過頭來把剩下的部分補上。

下週開始,我們將為大家講述經濟學裡另一個重要概念:「邊際概念」。

 

今天就到這裡,我們下週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