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風險悄悄地凝聚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本週要以昨天發生的全台大停電,來和大家聊聊一個有趣的問題:「風險問題」。

當然,我們的編輯群裡並沒有什麼電力、機電專家,所以無法對昨天的大跳電做什麼陰謀論,或技術上的分析。

不知道各位還記不記得美國的「911事件」?相信不少人都對那個可怕的畫面感到記憶猶新吧!
那你有沒有想過:除了事件中的死傷者之外,世貿大樓倒塌的最大受害者是誰?

是世貿大樓的所有者嗎?
並不是!因為世貿大樓的擁有者其實有為這棟大樓買了保險。

那麼是賣了擁有者保險的這家保險公司嗎?
其實也不是!因為保險公司會買一種「再保險公司」的保險,把風險轉移出去。

那你說,這次總對了吧!是這些「再保險公司」承受這些損害。

很遺憾的,還是不對!因為這些「再保險公司」會把這些風險包裝成各種金融商品、投資標的,把手上的風險轉嫁到整個社會上去。

你看,風險就像湖面的漣漪一樣,被一層又一層、一圈又一圈地擴散出去了,最後其實是由整個社會來承擔兩棟世貿大樓倒塌所造成的虧損。

這就是「風險分攤」。
而這種「風險的分攤」就是現代文明的一個特徵,也是文明帶來的副產品

 

隨著社會分工越來越細,除了帶來各種財富的增長以外,人們的風險其實也被分攤出去了。

你看,就你個人而言,身上多少有個醫療險、意外險、第三責任險之類的避險工具;而那些大公司的避險工具當然就更多了。

例如為了轉嫁原物料的價格波動風險,於是有了「期貨」;
國際貿易公司可以透過長期的外匯買賣來轉嫁匯率波動的風險;
就連你自行創業,也不必真的那身家性命下去對賭。因為市場上存在一種「風險投資」公司,能夠降低你的創業風險。

你看,在一個越是發達健全的國家裡,每個人所需承擔的風險就越低
因為透過現有的制度、市場,個人的風險其實都能夠被分攤出去,讓自己的風險降到最低。

但是,這到底是不是全然的好事呢?
當然不是!因為就像硬幣一樣,事情有正面,那就會有反面。

風險分攤的反面是什麼?或者說它的壞處是什麼?

這就要仔細地看看這背後的實際情況是什麼了。
實際的情況是:

個體的小風險被不斷地分攤;但總體的大風險正在不斷凝聚。

例如我們在之前的文章《善意引發的災難》提到過08年次貸危機的另一種可能原因。
很多人都認為那場金融災難是因為資本家太過貪婪而造成的。
但我們在那篇文章中則提出不一樣的觀點,認為「民眾一廂情願的善意,和政府錯誤的政策」其實也需要承擔一些責任。

但無論誰才是肇事者,誰該負最大責任,都不是因為有誰想要故意搞破壞。
甚至可以說「所有人的出發點都是好的」,過程中可能還會自鳴得意地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幹了一件好事。
也就是說,這些「自以為是的好事」最後竟釀成一場巨大的災難,其實是人們其實是始料未及的。

你看,窮人想買房,但沒錢就只能貸款。
但銀行覺得借錢給窮人的風險很大,那怎麼辦?

所以他們把風險分攤出去,讓政府替窮人作保,然後再將這些風險打包成各種金融商品賣到全世界去,把這些風險分攤到全世界去。
而這些金融商品又會衍生出更多的金融商品,當這些風險被轉手過越多次,那就越讓人看不清他本來的樣貌,直到最後變成一個「誰也認不出那是什麼東西」的商品。

金融市場的本質其實就是「買賣風險」,追求的結果就是「分攤風險」。
人們機關算盡地想躲避風險,但卻諷刺地造成雪崩式的金融危機。


這是因為「我們雖然在局部、在看得到的地方拚命地想降低風險,但風險卻在整體、在看不見的地方悄悄凝聚。

而這種「小風險的分散,造成大風險的凝聚」現象,其實是「社會分工的副產品」。

撇開那種將風險當作商品來販售的金融市場不說,其實只要仔細觀察,我們也不難從日常生活中發現這種現象,例如昨天的全台大停電就是如此。

這背後的邏輯是這樣的:

在沒有電力的時代,人與人之間的分工合作程度低。換句話說,每個人要生產自己需要的能量、工具、食物……等必需品的程度也相對較高

在這種環境中,當一個人的生產過程發生問題,例如這個人生病了,那麼他所需承擔的風險就會比社會分工的情況要大,因為自己所需的那些東西沒人生產了,所需匱乏了。所以在「低分工的社會模式下,個人的風險非常高」。

那麼這種分工程度低的社會模式有沒有什麼好處呢?
有!這個好處就是「你的風險並不太會影響到別人」。

反之,在社會分工越高的模式下,每個人所需承擔的風險就相對下降了
因為你生活所需的那些能量、工具、食物,在你生病不能自給的時候,也可以透過合作而獲得。換而言之就是「分工,讓你的個人所需風險降低了」。

但是這種分工的風險是什麼?
對!就是像昨天的大停電那樣,當我們越來越習慣用電、吹冷氣、吃外食的時候,我們就越是不能承受這種大停電帶來的後果。

因為習慣了便捷的交通,所以我們無法面對沒有電而導致的交通癱瘓;
因為習慣了電腦、網路作業,所以我們無法承受沒有電、沒有電腦、沒有網路而造成的損失。

試想一下,如果一個現代化的國家失去電力一週會發生什麼事?
雖然我不確定會發生的細節,但基本上社會制度完全崩潰是可以預見的。

因為現代社會運作主要依靠「網路」,沒有電力就沒有網路,整個社會的交通、金融、資訊、安全、政治就失去的運作的動力,而社會規律無法運作所引起的災難將是前所未見的。

你看,我們總是解決了眼前的問題,但是問題卻總是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伺機而動,準備釀成下一次的大災難

這就是德國社會學家 烏爾利希·貝克(Ulrich Beck說的「風險社會(Risk Society」,亦即「風險不停地增加,是現代社會的特徵。

在這種風險社會的情況下,一旦意外發生,往往就是一場超越人類處理能力的巨型災難。
而且這種風險發生的時間、地點、範圍和方式,也變成一隻越來越難被預料的「黑天鵝」,讓預防風險變得越來越不可能。

正因為風險的凝聚是分工合作的副產品,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每個人其實都是在做自己覺得正確的事、每個環節其實都是好事、每個行為都充滿了善意的創造。

但是,因為分工的社會模式註定會讓風險凝聚,所以當災難發生的時候,我們其實是很難找到某個人該為災難負起全責,或找到任何一個具體的環節來歸咎的。

 

現代社會就如同 狄更斯的《雙城記》開頭所說的那樣: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這是信仰的時代,也是疑慮的時代。

 

以上,就是本週的《發現新視界》,我們下週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