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有沒有徵地都更的權力?

你好,歡迎回到《五分鐘經濟學》。

今天將延續先前的內容,繼續為大家講解「成本概念」。

今天是延續上週的內容,繼續為大家說明「寇斯定理」的應用。

相信大家在讀過上週的內容後,都已經很熟悉「寇斯定理」的核心精神了。
那就是:「誰避免意外的成本越低,誰的責任就越大!」和「誰用得更好,那就歸誰。

人與人之間的任何交流,「交易成本」永遠不是零。
只要有人的地方,只要有兩個人以上的互動,那就必然存在各種交易成本。

但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發現其實上週三的內容裡,除了跟大家解釋了什麼是「交易成本」外,我還留了一個懸而未解的問題:

產權的初始配置」。

也就是「這東西一開始,或是現在是屬於誰的?」的意思。

你看,就因為有「交易成本」,所以「資源是屬於誰的?一開始是屬於誰的?」變得至關重要。

上週我們說過交易成本包含了:「你要為自己的家裝上一道鎖、需要他人認證你的財產、需要因為產權和他人打官司、需要跟社會上的人分工合作……等。」

而其中那個「產權屬於誰」的問題,就是我們今天要討論的核心。

 

你想,根據「寇斯定理」,如果一項資源沒有落到能更有效地使用這項資源的人手裡,那麼第三方(例如:政府、法院等公權力)是不是就應該跳出來使用他們的強制力,確保這些資源落入那些「能用得更好的人手裡」?

上面的內容好像有點拗口,不好理解。
所以,下面我用比較平易近人的筆法,來跟你說說上面這一段到底在說什麼。

一言以敝之,就是「政府有沒有強行向我們徵地,並把這塊土地用到效率更高的地方上去」的權力?

你看,無論是前幾年的「文林苑王家」一案也好,還是上週重登社會版面的「永春都更案」也好,各種都更案件背後的爭議點都在於「那些土地是私人的」。
正因為那是私人的,是屬於某個人的財產,是他擁有絕對支配權的土地,其他人都不能干預這份權利的資源。

正如十八世紀中葉的英國首相 小威廉·皮特(William Pitt)所說的那樣:

即使是最窮的人,在他的小屋裡也敢於對抗國王的權威。屋子可能很破舊,屋頂可能搖搖欲墜;但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他的千軍萬馬也不能跨過這間破房子的門檻。

但是,上面那句話有一個重點,就是「不能干預的是個體,而不是總體。

什麼意思呢?
先請你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個人把台北市最東邊的地方,到最西邊的地方劃一條直線,然後沿著這條線沿路買下一毫米的土地,那麼他是不是就可以徹底將台北市化為南、北兩個區塊了?

因為中間的那一毫米的界線歸這個購買者所有,所以根據「風能進、雨能進,但國王不能進(國王都不能進了,更不用說什麼市長、總統,或是某黨主席)」的原則,任何人都不得在未徵得所有者之同意的情況下進入他的私有地。

雖然這只是一個思想實驗,但是你仔細想想,根據「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的原則,這確實是可以發生的。
正因為這種特殊情況非常可怕,也非常不合理,所以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下動用公權力(也就是「非個體的總體」)強徵土地,我認為是合理的。

為大家舉一個美國的實際案例來說明這個概念,這個案例叫做「凱洛訴新倫敦市案(Kelo v. City of New London」。

這是一個發生在2005年的案子。
當時 輝瑞(Pfizer)大藥廠(就是做「威而鋼」的那家藥廠)想跟康乃狄克州新倫敦市要一塊地來蓋研發中心。
並跟政府保證,等研發中心落成之後,會雇用更多當地人,以解決新倫敦市的失業率問題。
並答應會按時納稅,為政府帶來稅收收入。
所以,新倫敦市政府就規劃了一塊地給 輝瑞公司建造研發中心。

但問題來了,這塊土地上偏偏就有一個地主不願出售她的土地,她就是這個案件的主角 凱洛(Susette Kelo)。
因為她在自己的土地上有一棟粉紅色的小房子,而且她很喜歡這個地方,所以哪裡都不想去。
因此,她就一狀告上法院,控告 輝瑞公司和新倫敦市政府,說他們濫用「徵用權」,違反了美國憲法的第五條修正案,也就是「不給予公正賠償,私有財產不得充作公用」。

這邊要稍微解釋一下這句話包含的兩個概念:

一、徵用土地必須給予「公正的賠償
二、徵用土地應該作為「公共用途

尤其第二點「徵用的土地應當是為公共用途」更是重要。
因為如果政府能夠任意地將一個私人的財產,轉移給另一個人,那麼「產權保護」的意義就將蕩然無存

所以,根據這一點,政府不該將 凱洛的私人土地,以公用的名義轉讓給 輝瑞藥廠作為私人財產。
因為如果一家私人的公司只要繳一點稅就能算是「公共用途」的話,那麼每一家私人公司就都能用這個手法來對他人的土地強取豪奪了。

所以你想,法院會怎麼判?判 凱洛勝訴對不對?

很遺憾,不對!因為 凱洛敗訴了!

凱洛的那棟粉紅色小房子被夷為平地。
而且更戲劇性的是「輝瑞藥廠因為官司問題,最後也撤除了在這塊土地上建設研發中心的計畫」,凱洛的房子就這樣變成一塊荒地,欲哭無淚。

這場官司是由9位大法官投票,最後以 5:4 ,一票之差,將勝利判給了新倫敦市政府。

支持政府的法官 史蒂文森(John P. Stevens)在判決書上寫道:「凱洛女士想要法院提供「公共用途」的清楚界線。但因為政府一直無私地致力於推動經濟的發展,所以有時候徵用私人土地,比個人擁有更能有效地幫助經濟發展。因此,我們決定讓這個界線保持模糊,好讓政府有更高的靈活度,來決定哪些行動對城市和經濟的發產會更大。

簡單來說,就是:「只要政府說這是公共用途,只要政府給予每筆回饋之後,說這是一筆公正的補償,那他就可以隨意地把某個私人財產交給另一個私人。

而投反對票的法官 奧康納(Sandra D. OConnor)則提出完全不同的見解,說:

如果這個案子這個判決開了先河,那麽政府以後就可以隨意地將一個人的私有財產,藉由「公用」的名義交給另一個人所有。

而且,這個結果並不是隨機的。
未來肯定是會由那些有錢有勢的人,例如大財團、政黨、官僚等,透過這種手段來搶奪別人的土地,竊他人之財為己有。

你看,兩位法官說的其實都有他的道理。
那麼,我們到底該聽誰的呢?

今天的內容是想說明:「在徵地問題上,太過傾向於哪一邊都不對。

雖然你站在「雞蛋」的那一邊,但你永遠不能保證你的雞蛋不是想敲竹槓的釘子戶
或者你站在「高牆」那一邊,你也不能保證政府部門不會和大財團有私下協議,彼此私相授受某些好處

所以,最好的做法是「從中取得一個平衡」。

但這個平衡怎麼取呢?
這個問題就留到週三接著說。

今天的內容就到這裡,下回接著聊。
我們週三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