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出生率之所以會這麼低的秘密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大西洋(The Atlantic)》雜誌裡的一篇文章:「日本的出生率之所以會這麼低的秘密(The Mystery of Why Japanese People Are Having So Few Babies)」。

插個題外話,其實不光是日本的生育率很低,而是全世界的已開發國家的生育率都很低
所以,今天只是藉由日本的案例,來說說「其中一種」生育率之所以會這麼低的原因。

日本這幾年面臨到的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那就是「少子化」的問題,也就是「人口的出生率太低」的問題。

日本的人口總數大約是1.2億人,但去年的新生兒人數卻不到100萬人。
也就是說,去年日本的出生率還不到人口總數的1%

雖然「少子化」現象是全球已開發國家的趨勢,但為何日本的情況卻會如此嚴重呢?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大西洋》雜誌的記者 艾萊娜·薩繆爾森(Alana Semuels)。
薩繆爾森的觀點是:「日本的少子化問題之所以這麼嚴重,是因為現在的日本年輕人找不到穩定的工作」所造成的。

下面就來為大家說明「日本的少子化」現象。

首先,日本是一個非常典型的父權社會,男性的收入與地位都明顯高過女性。
但是,對於父權的社會結構,我們不該只看到對男性有利的那一面,也要去看男性在這種社會環境下的困難(例如先前的那篇《男人的困境》裡,就更詳細的說明了這個概念)。

例如:日本的男性雖然有比較高的社會地位,但他們的壓力卻也比女性要大得多。
因為父權社會的另外一個角度是:「男人必須成為家庭的經濟支柱」。

所以,當年輕的男性找不到好工作時,就意味著他們沒有穩定的收入,自然也就不敢結婚,更不敢生孩子

「找不到好工作」這件事聽起來似乎不該發生在日本,因為日本已經走出了泡沫經濟的危機,目前整體的經濟環境穩定,失業率也控制在3%以下。

要知道,一般國家的失業率大約在6%8%之間,所以低於3%的失業率其實是非常低的。
所以,這麼低的失業率,就說明了日本的就業環境其實是相當不錯的。

那麼為何年輕人會找不到好工作,沒有安全感呢?

薩繆爾森說:「這是全球的經濟趨勢,所有的工作都變得越來越不穩定。」

戰後的日本實施的是一種名叫「穩定僱傭(Regular Employment」的制度。
這個意思是說:「當你進入一家公司之後,就會得到不錯的薪水和福利。而且只要你願意,你可以一直做到退休為止。」

但是,根據美國天普大學日本分校的教授 傑夫·金斯頓的研究發現,目前日本40%的工作都不是「穩定僱傭」的,而是臨時性工作的「派遣員工」


這份研究數據顯示:進到一家公司做一輩子的機會減少了,不像以前那麼多了
而且這些「穩定僱傭」的機會,多半都會被老員工們霸佔著
年輕人多半只能做一些薪水低,然後也沒什麼福利的派遣員工

但是這些臨時性的派遣,在政府的統計裡也被算作是在職員工。
從數據上來看,1995年到2008年之間,日本的穩定僱傭人數減少了380萬人;
而派遣員工的人數則增加了760萬人。

這些從事不穩定工作的人有一個專有的名字,叫「飛特族(Freeter」,指的是「以兼職工作的身份,來維持生計的人」。
部分飛特族由於收入過低,難以建立家庭,也很難以在事業上有所晉升,所以基本上都是單身,或是依賴家庭生活。

之所以會有這麼多「飛特族」,是因為日本在上個世紀90年代修訂了《勞動法》,讓日本的公司得以大量聘用臨時的派遣員工。
加上當時因為處於經濟泡沫時期,所以每家公司都在努力地縮減成本的支出,因而讓這種臨時的派遣員工現象變得越來越嚴重。

所以,對現在的日本年輕人來說,要找一份穩定收入的工作,其實遠比他們的父執輩要困難得多了(所以真的不是年輕人爛草莓的問題)。

但是,就如同前面提到的,雖然年輕人面臨的就業問題日趨嚴峻,但是根據傳統的日本文化,人們仍舊是將男性視為家中的經濟支柱。
所以,那些沒有穩定工作的男性,往往就會被女方的家長輕視,因而大大降低結婚的機率。

現在日本的情況是:
30
歲以下的年輕男性,如果沒有穩定的工作,結婚的比例就只有30%
有穩定工作的男性,結婚比例則來到56%,幾乎翻了一倍

一個日本的年輕男性,如果在出社會之後沒有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那就會自動被社會歸類為「失敗者
所以,日本的年輕人並非不想結婚,而是因為文化的關係,沒有穩定的工作,所以才不敢結婚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找不到工作是因為個人的能力問題」。
但真實的狀況是:「在日本,就算你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因為你將面對的是更殘酷的生活。」

正因為日本這種普遍「沒有穩定工作」的現象,所以大多數的公司就覺得:
對年輕人來說,給你一份穩定的工作是一種賞賜。
因為這種工作難得,所以相對來說就不容易辭職。

因此這些公司便會理所當然的逼員工加班,但卻不給加班費。
換句話說,就是「理所當然地壓榨這些正職員工。」

而且,日本原來就存在加班文化,而且還是很誇張的集體加班。
要是別人還坐在位子上工作,但你卻先下班了,就會被認為是個沒有教養,也沒有職場禮儀的傢伙,會容易受到上司與同事的排擠。

所以,這種病態式加班導致的「過勞死(Karoshi」,在泡沫經濟過後的日本就變得更嚴重了


所以,那些正職的穩定工作,其實也非常辛苦。
每天的生活就是工作、吃飯,和睡覺,根本就沒有時間和異性約會。
而且還有很多人因為工作壓力太大而失去了正常的性能力。

文章中提到了一個叫 松原的男性,來自一個普通的受薪家庭,名校畢業之後,找到了穩定的工作,進入一家知名的建築公司。

進公司之前,工作契約上寫的是「每天七點準時下班」,但真實的狀況是:「沒有一天不加班」。

因為當初那份契約,只是為了符合政府的規定,而簽給公家機關看的。
所以每天七點,公司全體都會去打卡登記下班,然後再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繼續工作。
如果應該要打卡的時候你正好在外面洽公,那麼你也得用iPad打卡下班。
假如你沒有這麼做,就會接到人事部的電話,問你為何沒有打卡下班。

正因為這種文化,松原先生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休息日,天天加班。所以就更遑論和異性談戀愛的機會了!

到後來,松原先生因為壓力太大,健康亮起紅燈。出現失眠、幻聽、呼吸困難,甚至有好幾次都嚴重到需要搭救護車去就醫的情況。
但最後公司居然以此逼他辭職,並要求 松原先生繳交公司宿舍的租金。

而跟 松原先生同期進入這家公司的800名員工裡,有600多人都和他一樣,因為受不了這種壓力而辭職。

2012年,日本出版了一本和這種「邪惡的公司文化」有關的書籍,裡頭就明確指出:

日本的公司壓榨勞工,佔勞工便宜的情況其實非常普遍。」

結果,這本書讓「邪惡公司」一詞蔚為流行,甚至還有票選每年度的「最邪惡公司」的活動。
順帶一提,日本2015年最邪惡公司的冠軍得主是:「7-11

 

總結一下,日本的少子化原因是因為「年輕人的穩定工作機會減少」,所以才造成一堆不敢結婚生小孩的「飛特族」;
而有穩定工作的年輕人,又被大公司的層層剝削,和日本加班文化的壓力而壓得喘不過氣來

但是如果我們深入一點來看,就會發現「男人必須是一個家的經濟支柱」、「沒有穩定工作就等於失敗者」、「加班文化」等,其實都是一個社會的傳統觀念
而也正是這些觀念束縛住了現代的日本人,進而影響了整個日本的生育率

傳統觀念固然有他的成因與價值,但是這種價值難道就必須一直固守不變嗎?
當傳統觀念嚴重地影響了社會的進步,甚至影響了日本年輕人的生存,讓他們連孩子都不敢生的時候,這個國家的未來就十分堪慮了!


一個民族因為這些傳統觀念而限制未來的發展時,那麼保存這種傳統觀念又有什麼意義
如果僅是為了守住一個過時的觀念而故步自封的話,那麼這個民族的未來在哪裡?年輕人的出路又在哪裡?

忘記傳統,等於抹煞歷史;固守傳統,等於放棄未來」。

 

這句話雖然不是出自於今天的文章,但我覺得很適合作為文章的結尾:

Without tradition men have no history. Stick to tradition men have no future history.
(忘記傳統,等於抹煞歷史;固守傳統,等於放棄未來)

 

以上,就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