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存在的意義

你好,歡迎來到「開卷有益」。

本週為你帶來的是新主題-「存在」的第一本書,書名為《人類存在的意義:一個生物學家的思索》(The Meaning of Human Existence)

本書作者愛德華‧威爾森(Edward O. Wilson)為當代著名生物理論學家及自然歷史學家,竭力推動近年地球高峰會的主旨-「生物多樣性理念」,為地球的永續發展奠定價值基礎。目前已從哈佛大學退休。

本書的題目相當龐大,答案也許存在每個人心中,可能不太一樣,也沒有個絕對標準。首先想請讀者先思考以下幾個問題:

人類是如何誕生的?
為何地球上會出現像我們這樣的物種?
我們在宇宙中是否有一個特殊的地位或命運?
我們要往哪兒去?為什麼?(這是作者認為最難以回答的問題)

關於人類為何存在,存在的目的為何,這些問題好似過於哲學,但其實不然。它就像呼吸一般平常。每個人心中多少都有過類似想法,卻鮮少有人認認真真地去思考它,即便是用力思考了,也很難攢述出個所以然。

作者以生物學家的角度來思索,告訴讀者什麼是身為人類最寶貴且不可抹滅的東西,同時提醒大家面對未來我們有何使命,該如何善待這唯一的地球。

身為科學家,卻對人文領域異常重視,這是威爾森特別之處。他不以科學界發現的各種新知而自命不凡,反而讚嘆人文藝術的無限創作可能,將之視為人類最珍貴的資產,期盼著第二次啟蒙運動,能將科學及人文再一次整合。作者相信唯有如此,人類未來發展才能往對的方向前進,也將使我們的存在更有意義。

以下我將分別講述本書的五個章節

 

  • 人類存在的理由

    關於人類存在的意義-若人類的出現背後有位規劃者,則意味我們目前的存在是為了達成某種目的,無論是每一個個體、過程或是消逝,都是這位規劃者刻意製造的結果。這是目前各宗教組織的世界觀-尤其是他們創世論的核心。

    顯然作者認為的意義並不是如此,而是一個更加廣泛的意涵-意義源自於歷史上的偶然事件,並非規劃者的意向。一切都是自然因果關係層層交疊作用的結果,每個事件都是隨機發生,同時影響著未來各個事件發生機率。
    生物們則是為了生存而用盡全力,去適應這變化萬千的環境,而我們人類正好是集各優勢於一身的幸運物種,在演化成智人的途中其實只要有一個環節出了差錯,我們便不會走向今日。「人類沒有既定的宿命,我們只不過是靠自己的努力適應環境,因而得以在這世界存活的一個獨特物種,獨立而脆弱。應秉持獨立思考的精神與理性,好好認識我們自己。」

    生物學家已經發現人類發展出高等社會行為的模式與其他動物類似,再複雜的社會體系都是由「真社會性」(Eusociality)發展而來,其特性是成員會與不同的世代共同照顧幼體,並且會分工,甚是某些成員會放棄自身繁殖機會,以期增進其他成員繁殖成功的機率。
    目前已知發展出真社會性的生物,包含人類在內只有20種,雖然發展得晚,這些物種卻相當成功。

    而重點是邁向這一步必須有個先決條件,那便是能建造遮風避雨的固定居所,唯有如此才能讓族群開始有組織及規劃,邁向文明發展,而人類也從此和其他猿猴類分道揚鑣。
    在有了固定營地後,人類祖先的社會智能就像無止境的賽局不斷進化。
    這使我們擁有足夠的記憶力與想像力,得以評估與他人結盟、建立親密關係、發生性行為或是支配、欺騙、效忠、背叛的可能性與後果,並成就了創造性藝術和政治理論等高等活動。

    在20世紀中期,對於族群內為何要相互合作、發展利他精神,多半以親緣關係來做解釋。例如你會照顧自己的兄弟姊妹大於陌生人,因為你們擁有高相似度的遺傳因子,幫了自己的親人,也等同於幫助與自己有關的基因做繁衍。

    這個概念稱之為「總括生殖成就理論」主張一個團體是因此逐漸演化出複雜社會的學說,這很快地成為主流論點,甚至出現在教科書中。

    但作者則反對這樣的說法,並提出了許多論點來反駁。他與持相同立場的科學家們在20世紀末提出「多層次擇汰」的理論,主張人類演化出高等社會行為是透過「個體擇汰」「群體擇汰」這兩種力量拉扯的綜合結果。

    個體擇汰是同一個群體內的個體彼此競爭發生的擇汰現象;
    而群體擇汰則是一個群體和其他群體在競爭、合作時所發生的擇汰現象。

    一般來說人們渴望加入團體,甚至自行組成團體,我們往往覺得自己所屬的團體比其他團體優越,並將自己定位為團體成員,以獲得歸屬感及存在感。
    我們會對同樣團體內的成員懷抱利他精神,相互合作並產生道德意識、良知及榮譽感,而這樣的團體有大有小,會隨著時空背景,不同議題而有所改變。

    舉例來說,一個很會偷東西的人能夠為自己和他的下一代謀福,但卻會損害群體的其他成員,對整個群體而言,有這種偷東西的基因就像寄生蟲一般,會對其他成員不利,整個群體終將衰敗;
    反之一個英勇的戰士率領群體打了勝仗,但自己卻因此犧牲,身後只留下少數子嗣,整個群體因他的勇敢而受惠,得以繼續繁衍,他們共同擁有的勇敢及犧牲奉獻的基因增加了,群體逐漸茁壯。
    透過這種群體擇汰而演化出來的行為,儼然成為現代人類特質的一部分。

    「在同一個群體內,自私的個體會擊敗具有利他精神的個體;但由利他主義者組成的群體,卻會擊敗由自私個體所組成的群體。」

    簡單來說,個體擇汰會助長邪惡(自私),群體擇汰則會增強美德(利他),這樣的拉鋸持續到現在,使我們心中時常天人交戰,充滿矛盾。

    但人類不太可能完全聽從「個體擇汰」的本能驅使,人人自掃門前雪的態度會使整個社會瓦解;
    反過來說我們也無法完全臣服於「群體擇汰」,那會使人類變成天使般的機器人,如同特大號的螞蟻。這兩股力量不是撒旦的陰謀,而是自然演變的結果,我們最終將找到一個方法來使這善惡衝突和平共處,並將它視為我們無限創意的泉源。

     

  • 知識的統合 

    「科學」「人文」兩大領域是人類知識的瑰寶,作者相當嚮往17世紀開始的啟蒙運動,認為當所有知識都以事實與理性為出發點,去除所有迷信成分時,就可以整合起來,人類可以憑發現的知識理解各種現象,因而得以做出比以往更加明智的選擇
    但到了19世紀,浪漫主義則認為人們內心深處的感受是科學碰觸不到的,只能透過藝術創作來表達,人類若是完全仰賴科學知識,將會大大限縮自身潛能。往後科學與人文各走各的路,到了現在,雖不乏有小說家讚嘆科學家們所接露的奧秘,也有物理學家樂於參加弦樂四重奏,但這兩大領域儼然在人們心中隔著一道鴻溝。事實上,啟蒙運動並不是一個無法實現的理想,它並未消逝,只是時間被推遲了,作者依舊這麼深信著,也相信唯有這兩個領域的結合,方能回答「人類的存在有何意義」這個大哉問。畢竟我們要解決不同宗教之間的衝突、道德觀念含糊不清、環保主義基礎薄弱等諸多問題。

    而假如真有外星人來到地球,他們可以從我們身上學到什麼有價值的事物?作者認為是我們的人文藝術領域。畢竟我們目前的科學力對能夠到達地球的外星人來說想必過於簡單了些。因此,若今日我們真有能力透過改良基因的方式來提高人類智商、改進社會行為,也不能背離我們所傳承的人性才是。

    「人性乃是人文科學的泉源,是我們獨有的特質,也是人類未來之所繫,千萬不可用科技輕易加以改變。」

 

  • 人類之外的世界 

    人類能夠感知的世界其實相當狹小,我們仰賴視覺及聽覺,但卻無法聽到蝙蝠的超高頻,也看不見花朵反射出來的紫外光,更不用提99%以上的動物、植物、微生物仰賴的特定化學物質(費洛蒙、阿洛蒙)是如何用來和同類或是其他物種溝通。

    雖然人類在演化後比其他生物更佔優勢,卻同時成為感官上的跛子,鮮少發現地球上有許多物種已在不知不覺中被我們摧毀。從前這件事沒那麼重要,但今非昔比,生物多樣性的大量減少對人類並不是好事,有太多太多的發現及應用是從研究其他物種所得到,唯有拯救它們不被滅絕,才能保存我們賴以維生的生活環境。

    不知各位有沒有仔細觀察過像是螞蟻或蜜蜂這類「超級生物體」,牠們靠著合作、分工和極端的利他行為形成階級明顯的社會組織。有人形容人類的社會也像超級生物體,但我們太過自私,基本上還是和社會性昆蟲不太一樣。幾乎所有人都追求自己的命運,至少人類會反抗奴隸制度,絕不肯受到像工蟻般的待遇。

    若宇宙中存在其他生命,例如外星人,他們究竟會是什麼模樣呢?會是像科幻小說、電影那般嗎?作者做了許多推論及猜想,但無論外星人長什麼樣子,我們應該不用太擔心外星人殖民地球的問題,原因有二。

    第一,因為陌生世界的生化危機:外星人的身體裡必然和我們一樣有自己的微生物群,來到地球很可能會發生生態不相容的問題,這種情況會導致一場生物浩劫,首先遭殃的肯定是來地球殖民的外星人們。

    第二,為了避免種族的滅絕,外星人必須達到永續發展的目標,建立穩定的政治體系才能前往其他星系,自然擁有極高的知識及道德水平,除非他們的星球已瀕臨摧毀的危機。

    或許有人認為,當地球資源告罄時,人類可以移民到另外一個星球。但事實是:無論對人類或外星人而言,適合居住的星球只有一個,因此人類如果要永續生存,機會也只有一個,那便是我們現在居住的地球。」而人類對環境以及生物多樣性的破壞無疑是自取滅亡的行為。

 

  • 心靈的幻象 

    人類具有本能人性,與其他生物不同的是,我們有較高的預備學習能力,對某些關鍵性刺激的反應不會像其他低等動物般僵化,而人類的文化傳承更是加強了這種預備學習能力。
    舉例來說,有些人可能患有恐懼症,例如蜘蛛恐懼症、懼高症、密集恐懼症等,這些都是在演化的數百萬年間,老祖宗對許多危害生命的事情有所警惕、感到恐懼,屬於長時間的經驗學習結果過度學習可以使我們遠離曾經造成生命威脅的事物,以保障自身安全。

    而預備學習也包含了我們喜歡論人是非的天性,因為這有助於理解並形塑社會網絡;或是喜歡音樂,因為音樂是早期人類用來整合社會、提振情緒的方法。所謂的「人性」即是我們的情感,以及由這些情感掌管的「預備學習」狀態總和。

    試想一下,為什麼有錢人都喜歡住在居高臨下、鳥瞰公園綠地,並且鄰近水體的地方?為什麼我們會喜歡這樣的景色?這是不是也跟過去人類文明在發展的過程有關呢,例如我們最早的祖先居住了幾百萬年的非洲大草原景觀。

    而人們需要宗教的理由,多半出自於部族意識,大於自身內心對靈性的渴求。我們嚮往自己隸屬於一個團體,在裏頭得到慰藉,感受溫暖,這樣的團體帶給人歸屬感,有相同信仰的宗教是最佳手段。

    但隨著科學的發展,歷史的考據,各類宗教的創世說儼然已站不住腳,可教義一旦確立,任何一個部份都不能被揚棄,不許任何人提出質疑,否則宗教的凝聚力便會衰弱。
    如果有某個教義已經不合時宜,唯一的解決方式便是巧妙地避開、蓄意地遺忘,或者乾脆提出一個新的教義。為此抨擊演化論的大有人在,即便在21世紀,仍有近半數的美國人因為宗教信仰而拒絕相信演化論。

    可是有句話說得很好:「宗教在凡夫俗子的眼中是真的,在智者的眼中是假的,在統治者的眼中則是有用的。」縱使宗教有它的瑕疵存在,但帶給人們的群聚力向心力卻是無庸置疑的。

    究竟人類是否擁有自由意志,也許我們永遠說不清意識是怎麼一回事,但也不能老是將這個大哉問丟給哲學家們去思辨。腦神經科學家們目前正努力地從神經元網絡來剖析大腦究竟是如何運作,看有沒有機會能從中找到意識的起源。
    他們很清楚這件事有多困難,只能一步一步地旁敲側擊,試圖從中得到些蛛絲馬跡,逐漸拼湊出人類大腦這張堪稱史上最複雜的藍圖,明明相當複雜,卻又如此普通地存在每個人身體裡。

    縱使無法確切回答自由意志是否存在及意識的運作機制,但作者相信我們有擁有自由意志的理由,且有確實存在的必要。因為相信自由意志的存在,我們才能走到這一天,並繼續走下去。

 

  • 人類的未來 

    人類的存在不過是演化史上一連串美好的意外,在人與黑猩猩分道揚鑣後的六百萬年間,這期間萬一人類祖先滅絕,或許要再等一億年,才會有第二個人類等級的物種出現。我們的歷史還太年輕,過於短暫,以至於看不到其他生物的演化歷程,遑論是見到下一個具有智慧,能夠建立社會與文明的物種出現呢?

    一如在先前的文章《國際快訊-下一代的人類》提到,「人類發明的科技與文化」「自然選擇」將會一起決定我們將進化成什麼樣子。科技的進步必然會影響人類進化的樣貌,在下週的「存在」主題第二本書,也將為各位帶來幾點探討:

    若是長生不老之夢得以實現,人類該如何面對?
    當幸福快樂變成天賦人權,個人主義凌駕於國族主義時,社會的變遷會是如何?
    生物醫學工程、人工智慧、半機械人工程持續發展,人類的終極命運會是什麼?

    好在人類的本性並不邪惡,我們有足夠的才智、善意、氣度與冒險精神,能使地球變成人類和其他生物的樂園

    但由於舊石器時代的詛咒:人類為了適應狩獵與採集生活所演化出來的本能,雖然在過去數百萬年間一直非常管用,但在這個全球都市化、科技化的時代卻逐漸形成了一個障礙。
    套一句達爾文的名言:「我們身上不可抹滅的印記,顯示我們出身的卑微。」

    作者深信,如果人類有靈魂可言,那必定存在於人文藝術領域
    但他同時也提到,創造性藝術所探討的內容雖然無窮無盡,但實際上呈現的人類原型和本能卻很少
    引發這類創作的情感只有寥寥幾種,甚至比一個齊全的管弦樂團的樂器還要少,更何況是存在這個世界中的無限時空連續體。

    我們擁有發展快速的科學領域與創作無限的人文藝術,雖然兩者有根本上的差異,但它們最初是相輔相成的,而且同樣都是人類大腦所創造出來的產物。

    如果我們能將擅長探索與分析的自然科學,與注重內省、創意的人文領域相結合,則人類在未來必將更有成就,我們的存在也將具有更精彩的意義。

     

以上,就是本週的「開卷有益」,祝你週末愉快,我們下回再見。

對「人類存在的意義」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