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的地方就有成本

你好,歡迎回到《五分鐘經濟學》。

今天將延續先前的內容,繼續為大家講解「成本概念」。

今天是延續上週和週一的內容,繼續為大家說明「寇斯定理」的含義。

如果你現在上網google一下「寇斯定理」,找到的內容不外乎是《新帕爾格雷夫經濟學詞典》中給出的定義:

從強調交易成本解釋的角度說,寇斯定理可以描述如下:只要交易成本等於零,法定權利(即產權)的初始配置並不影響效率。

是不是有點看不懂這想表達的內容是什麼呢?
沒關係,因為你有《五分鐘經濟學》來為你解惑。

週一最後留下的問題是:「什麼是交易成本?」

「交易成本」,其實是「寇斯定理」其中一個相當重要環節。
那麼另外一個重要環節是什麼?就是前面提到的「產權的初始配置(也就是資源是誰的)」。
但總的來說,「寇斯定理」最重要的關鍵還是:「交易成本」。

那麼「什麼是交易成本」呢?

經濟學家 張五常(我們之前有提過他的《價格管制理論(Theory of Price Control)》)曾對「交易成本」給出一個相當廣義的定義:

凡是那些在『一個人的社會』裡不存在的,而在『多人的社會』裡存在的成本,就叫交易成本。

這是什麼意思呢?

我們要先想像一下《魯賓遜漂流記》裡的生活。
如果你要捕魚,那麼你在這段時間裡就不能打獵;如果你要生火,那你這段時間就不能蓋房子;如果你這段時間要蓋房子,那你就不能捕魚……等。
意思都是說:「成本,是你放棄了的最大代價」,也就是「一個人的社會」裡的成本。

那麼在多人的社會裡會有什麼變化?
在多人的社會,你要為自己的家裝上一道鎖、需要他人保證你的財產、需要因為產權和他人打官司、需要跟社會上的人分工合作……等。

而這些你在「只有一個人的世界裡所不需要承擔,而在多人的社會裡卻需要承擔的成本」,就叫做「交易成本」。

雖然你可以在網路上查到各種有關於「寇斯定理」的內容,但是  寇斯本人其實是對你在網路上查到的內容有所反駁的。

他在1990年的一篇論文《社會成本問題的筆記(Notes on 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裡說道:

我從來就沒有說過現實生活中的交易費用為零!
相反的,現實中的交易費用其實高得嚇人!
我最根本的主張,是想讓我的經濟學同行們脫離那種『交易費用為零』的理想世界,正視真實世界裡的種種困難、種種障礙,和種種不為零的交易成本。

寇斯說的種種「真實的障礙與交易成本」是什麼呢?我們不妨用下面的例子來了解。

假設現在有一間工廠,例如是六輕的工廠好了。它不斷排放廢氣,污染了週遭的空氣;
現在這座工廠危害了附近五戶居民的居住健康,然後假設這五戶居民每戶的健康損失是1000元,共計5000元的損失;
再假設工場只要加裝一只500塊錢的過濾器就能夠避免環境污染。

那麼在「交易成本為零」的情況下,無論法官將污染的責任歸屬判給工廠還是居民,那都無所謂。
因為在理想狀態(交易成本為零)的情況下,就算將污染責任判給居民,那麼居民也會各出100塊補貼工廠加裝這只過濾器。
這就是「只要交易成本等於零,法定權利(即產權)的初始配置並不影響效率」這句話所代表的意思

但真實的情況是什麼?真實的狀況是:「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真實的情況是:「這五戶居民要湊齊這500塊拿去給工廠補貼過濾器的費用,其實是困難重重。」

例如這五戶裡,有些人的家族成員比較多、孩子比較多、有些人家住得比較遠,覺得自己的受污染程度比較低……等,這些住戶就會開始比較,比誰比較慘、比誰應該出得更多一點。

所以,本來只要每戶人家出100塊錢就能解決的問題,就會變成彼此之間的拉鋸和競爭。
誰也不願意多出一毛錢,誰也不願意出滿這一百塊。總是希望自己少繳的這個部分,能由其他住戶補上。
這就是人性的真實與醜陋,也就是真實世界的「交易成本」。

所以,為了避免過度理想化地思考問題,我們在理解那些和「產權」有關的問題時,更應該使用「寇斯定理」的思維,以避免過度地一廂情願。

 

而在使用「寇斯定理」來思考問題時,你必須注意以下五點:

一、資源該歸誰所有、用在什麼地方,和產權所有者無關
無論亞麻或火車歸誰所有,都是根據「誰避免意外的成本更低來決定責任的」,跟產權無關

二、資源最後的歸屬,跟當事人的數量也沒有關係
你看,上面的工廠影響的人數可以是5個人,也可以是50個人、500個人、5000個人。但這跟問題並沒有關係。因為我們數的不是人頭,而是總體的經濟價值

三、資源的歸屬和有沒有補償、需不需要補償也沒什麼關係
或許需要補償,或許不用。但這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資源最後歸誰所有?誰能用得更好?

四、隨著責任的改變,本來需要補償的,可能也就不需要補償了
以亞麻和火車的例子來說,在1914年的時候,當時的人都是覺得鐵路公司應該賠償農夫的亞麻損失。
但是隨著時代演進,大家越發認為「更大部分的責任」其實是在農夫身上。
人們的觀念逐漸發生改變,責任的劃分也就會發生改變,未來可能就不需要為了當下的賠償而賠償了;

五、大家最容易犯的錯誤就是:「認為誰的獲利比較高、收入比較高,就應該負起更大的責任。」

熱血的民運份子們經常引用日本作家  春上村樹的一句話,說:

在雞蛋與高牆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這一方。

但其實這種想法只是過度理想化的一廂情願,對現實情況並沒有任何幫助。
不但沒有幫助,反而有可能讓狀況變得更糟。

因為在「亞麻與火車」的案例中,責任的癥結點在於「誰避免意外的責任更小,誰的責任就越大」,這跟「誰賺多少錢」完全沒有關係
但一旦我們誤會了中間的因果鏈,就可能會使得應有的責任歸屬被重置。

本來需要負責任的人,現在因為有一群只憑著滿腔熱血與一廂情願的正義,「以為交易成本為零」的民眾力挺,所以講話更大聲。
反而使那些避免意外成本較高的對象,因為輿論壓力,所以反而要承擔較大的責任,進而產生更大的、更嚴重的社會成本被無端浪費

 

所以你看,「寇斯定理」的洞見,是不是很發人深省呢?

正因為「寇斯定理」能在社會成本、社會議題發揮非常大的作用,所以下週我們也會繼續用「寇斯定理」來對時事議題做一番討論。

今天就先到這裡,我們下週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