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時代的全球化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雜誌裡的一篇文章:「川普時代的全球化(Globalization in the Age of Trump)」。

今天這篇文章的作者,是紐約大學史登商學院的教授 潘卡·葛瑪瓦(Pankaj Ghemawat

大環境的風向、媒體輿論的轉變,和大眾對全球化的反感,其實都傳達出「反全球化的情緒正在不斷高漲」的訊息。
但 潘卡教授在這篇文章中深度的解析了全球化目前的態勢,告訴我們「全球化」的真實情況,其實並不是我們所想的那樣。

 

以英、美這兩個自由經濟的大國為例,這兩年相繼都搞出了一些大動作。

20166月,英國的脫歐公投震驚了全世界;而美國也因為川普的上台,使得反國際貿易的情緒持續上升。
各種貿易保護的行動,都在動搖市場經濟的根本精神:「商業無國界」。
全球的跨國企業,都因為各國出現貿易保護的復辟熱潮,而在國際貿易的市場上節節敗退

不光如此,媒體對於全球化的質疑也在不斷升溫。

文章裡還分析了英、美兩國各大報紙(例如美國的《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英國的《泰唔士報》、《衛報》、《金融時報》等主流媒體)在討論「全球化」時的態度和語氣。
結果發現,這些媒體在提到「全球化」的時候,都明顯的表現出不滿的情緒,甚至看衰全球化。

 

R1704J_GHEMAWAT_SOURED

(英美兩國的媒體在提到「全球化」時的態度表現)

 

例如:在2015年的時候,《華盛頓郵報》在短短的三週裡,就針對全球化議題,刊出了已逝的諾貝爾經濟學得主 羅伯特·薩繆爾森(Robert J. Samuelson)討論全球化速度過快的論文,和一系列以「全球化的終結」為主題的文章。

而且,不只是環境與媒體對「全球化」心生不滿,西方的民眾對全球化的反對與指責也變得越來越激烈。

例如:美國就有很多人認為是「全球化」搶走了他們的工作機會、掠奪了他們應有的財富、讓他們的收入變少了,生活變得更艱難,環境也變得更糟
所以,有不少美國人認為「貧富差距之所以會變大,就是因為這些外來移民和經濟全球化所造成的。」

但是 潘卡教授認為「這些問題不該讓全球化來背黑鍋」。

例如:荷蘭的進出口貿易量占荷蘭國內生產毛額(Gross Domestic Product,簡稱GDP)的比例,是美國進出口貿易量占GDP比例的6倍。
也就是說,在國際貿易方面,荷蘭的全球化程度是遠遠大於美國的。但荷蘭也沒有因此出現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的現象,而且荷蘭的財富分配機制也比美國還要合理。

那麼,「反全球化」的浪潮,反的究竟是什麼?

潘卡教授認為「雖然大家嘴巴上說的都是反全球化,但是心裡想的其實是『反大企業』。

現在大企業的整體聲望幾乎是處於一個歷史的最低點。

無論是蘋果與歐盟反壟斷委員會之間的避稅官司;
還是美國的大公司總是聘用各種說客來遊說政府制定一些對自己有利的政策(註:例如近期的電影《攻敵必救(Miss Sloane)》的時空背景就是這樣),都在在顯示著這些大公司總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要增加自身的優勢,增加競爭的難度,以鞏固既有的優勢。

換句話說,多數人都認為「這些大公司其實才是貧富差距的罪魁禍首。

大部分的民眾對這些大企業的觀感都很差,例如美國的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最近的一份調查中給出十種職業,要求受訪民眾對這十種職業對社會的貢獻程度做出評比。
結果這些大企業管理階層的排名排在倒數第二,只比最後一名的律師高了一個名次。

但是,推動全球化的最大功臣正是這些「大企業」,而大眾卻對大企業抱持著高度不信任的態度。
而這兩者的矛盾,就是反全球化情緒加劇的主要原因。
所以,潘卡教授認為「反全球化,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是『反大企業』。

雖然反全球化已經成為西方的主流思想,但是目前全球化的情況究竟是怎樣呢?

潘卡教授和他的同事整理了最近的全球連結指數(Global Connectedness Index,簡稱GCI。是「衡量全球化程度的重要指標」,每兩年測量一次。透過追蹤一個國家的國際貿易、資本、資訊與人員的流動性等要素,來衡量一個國家的全球化程度)之後發現:

近期的全球化程度只是放緩了增長的速度,頂多持平,而沒有輿論期盼的「倒退現象」

而且,透過這些研究發現:

目前的全球化程度,其實被大大的高估了!

例如:下圖中的淨出口總值實際上只佔GDP的30%多一點,但民眾平均認為淨出口總值占比高達45%;
海外流動資本佔固定資本形成總額(Gross Fixed Capital Formation,簡稱GFCF)其實不到10%,但是在民眾的心理預期裡,則認為是接近40%
民眾估計移民總額約佔人口總額的30%,但實際上移民只佔了總人口數的3%

 

R1704J_GHEMAWAT_GLOBALONEY

(藍色的部分為實際情況,而橘黃色的部分則為民眾的心理預期)

 

簡而言之,就是「人們其實高估了全球化的程度。
但這種對全球化程度的誇大與誤解,卻使我們付出了極高的代價

例如那些大企業的管理者們,就很可能會因為這種「對全球化程度的高估」而做出錯誤的判斷與商業策略;

而民眾也會因為過度高估全球化程度,而誤解、反對政府的公共政策。
例如覺得:「境內的移民已經這麼多了,為什麼還要讓更多的外國人進來,放任這些外籍勞工搶奪我們的工作機會?」
但真實的情況是:移民的數量遠遠沒有一般民眾以為的那麼多。

潘卡教授強調:「討論移工搶了當地人飯碗的問題,根本就是搞錯了研究方向。

因為就算移工再多,當地人也不會因此而找不到工作而沒飯吃。因為和這些移工比起來,本地人其實都具有一定的勞動優勢,或相關的配套措施可以解決失業問題。
更何況,現在的全球化程度其實還遠遠不夠。

我們真正需要擔心的,並不是全球化問題,也不是外來移工。
而是「人工智能」和「自動化生產」所帶來的失業問題,這才是真正會大規模影響人類勞動模式的趨勢

 

最後,用文章裡的一個句子來做結尾:

The backlash against globalization is also-in part-a backlash against big business.
對全球化的反彈,某種程度上其實是對大企業的反彈

 

以上,就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