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何會討厭別人?

你好,歡迎來到 -《發現新視界》。

本週要和大家聊一個也是比較輕鬆的題目:「我們為何會討厭他人?」
小從你與女友發生的口角,大到整部歷史裡的各種戰爭,都是由彼此心中的「厭惡」而造成的。

那麼這種「厭惡」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呢?
我們是不是真的「只要放下執著,就能消除這種對人的厭惡」了呢?

關於這個問題,我們將引用史丹佛大學的神經科學教授 羅伯特·薩波斯基(Robert Sapoisky)的研究成果來為你講述。

首先,我們為什麼會產生「厭惡」呢?

薩波斯基 教授認為「人類之所以會對他人產生厭惡,是因為『人類天生就會對其他人進行分類』!

根據普林斯頓大學的一項研究,人對他人的分類有兩種標準:

一、這個人好不好,換句話說就是「這個人善不善良?
二、這個人的「能力好不好」。

也就是說,我們可以根據「善惡」和「能力」兩種特性,對人們的分類做出四個象限的區分。

第一象限:善良,而且能力高;
第二象限:善良,但能力低落;
第三象限:邪惡,但能力低落;
第四象限:邪惡,但能力卻高。

第一種類型是「善良,而且能力非常好」
這通常就是「我們用來評價自我,以及認為是自己同類的人」的標準。
這種人的特質就是:自滿、驕傲,並且希望自己永遠都能處在這個象限領域裡;

第二種類型是「善良,但能力低落的人」
這類人可能是在智力或體力上有某種缺陷,或者是一些垂暮老人。
對待這類人,我們給予的情緒往往會是「關懷」或「同情」;

第三種類型是「邪惡,但卻十分低能的人」
這類人,其實就是社會中最被討厭的一類人,例如遊民、賭徒、吸毒者等。
我們對這類人的自然反應就是「噁心!發自內心的排斥!」然後避而遠之,並且希望這種人越少越好;

第四種類型是「邪惡,但能力卻很好的人」
基本上,一般人對這種類型的人的感想就是「羨慕嫉妒恨!
這也就是一般人「仇富」心態的來源,認為「他們就是因為無良、黑心,但確實有某種自己所沒有的能力或手段,所以才得以獲得這麼好的生活」。

透過上面這種分析,我們的「厭惡」從何而來,似乎就很清楚了!
我們的「厭惡」其實有兩種層面:

一方面是「對那些不善良,但卻有能力的族群的羨慕與嫉妒」;
另一方面則是「對那些不善良,但卻又低能的族群產生的噁心與厭惡」。

這兩種分類方式,其實就可以解釋「為何我們總想成為別人眼裡的好人」,因為「只有善良不會引起他人的厭惡」,而且這跟個人的天賦、努力的程度,或是能力的好壞完全無關。

你可能會認為自己不會產生這種偏見,更不會以這種偏見來區分他人,更不用說是產生歧視了。

 

但是很遺憾的,最新的神經科學研究結果是:

將他人做區分、貼標籤這件事,根本就不是你能夠控制的,而是你的生物本能。」

因為我們的大腦中的不同區域,會針對不同的個體產生不同的反應。

神經科學家曾經做過這麼一個實驗,他們讓受試者以1/20秒的換張速率觀看大量的人臉照片,同時用MRI掃描機來觀看受試者大腦的不同區域的反應。

要知道,每兩張照片之間的間隔是1/20秒。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我們是沒有辦法仔細思考、判斷這些照片所代表的含義的。
也就是說,在這極短時間下的反應,基本上就是「大腦的本能反應」。

那麼大腦的本能反應是什麼呢?

首先是掌管我們焦慮、急躁、驚嚇及恐懼等負面情緒,故有「情緒中樞」或「恐懼中樞」之稱的「杏仁核(Amygdala)」,在看見「其他種族」的人臉照片時,杏仁核立刻產生相當大的活躍反應。

也就是說,人對那些「非我族類」的恐懼與不信任,很可能只是一種「本能反應」,而不見得是有意識的歧視

 

杏仁核在大腦裡的位置,就是左邊那張圖裡黃色,和右邊那張圖裡紅色的點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大腦區域,則是大腦裡負責分辨顏色、人臉、文字的「梭狀回(Fusiform gyrus)」。
「梭狀回」在看到和自己同一種族的臉譜時,反應會比看到那些「非我族類」的照片時還要活躍。

這種「梭狀回」的特性,就是為什麼人們「總覺得外國人都長得差不多」的原因。因為「梭狀回」在面對外國臉孔時會比較不活躍,所以我們就比較分不出他們之間的差異。

 

梭狀回在大腦裡的位置,就是左邊那張圖裡黃色,和右邊那張圖裡紅色的部位

 

神經科學家們透過實驗發現:「大腦只需要非常短的時間,就能對眼前的人做出不同的分類」。
就如同前面說到的,1/20秒根本就不可能做一些理性的邏輯迴路來分類,但是「大腦的本能」卻做到了,可以「立刻」幫你分類。

那麼「種族」是我們唯一的分類指標嗎?
實驗結果顯示:「並不是。」

科學家們做了另外一項實驗,找來兩群數量相同的白人與黑人,讓他們每個人都說一句話,然後讓他們在所有人都說完話之後,去分辨「誰說了什麼」。

在普通情況下,「種族」確實是受試者們區分「話」與「說話人」的方法,他們通常會記得這句話是「白人說的」,還是「黑人說的」,但至於不見得能精確地確定是哪個人說的。

但如果讓一半的白人與黑人穿上「黃色的衣服」,讓另一半的白人與黑人穿上「灰色的衣服」時,人們的區分表準就會從「種族」變成「衣服的顏色」,大家多半會記得「這句話是穿什麼顏色的衣服的人說的」,但不太確定對方的膚色。

換句話說,能夠影響大腦分類的標準是千差萬別的,會根據不同的場景或外部因素,而產生不一樣的變化

例如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就有「聖誕節停戰」的默契。
聖誕節的時候,英國和德國的前線士兵,就會放下武器,一起踢球、一起唱歌、一起喝酒,期盼能一直停戰下去。這時候雙方的國籍、身份就不是他們的分類標準。

但反觀後方那些坐在辦公室裡的高級將領,則希望聖誕節趕快過去,士兵趕快回到戰場,繼續爭奪勝負。
對這些後方的人而言,「國家」就成了分類的標準。

也就是說區分同類、異類並不是絕對的,只要關鍵的「標準」發生變化,那麼看法也會發生變化,分類也會隨之改變。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可以今天很喜歡這個人,但明天卻又忽然很討厭他,過幾天後卻又重新喜歡上了他」的原因,因為「分類標準」發生了變化。

以上,就是本週的《發現新視界》,我們下週見。

對「我們為何會討厭別人?」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