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軟體是否扭曲了我們的人格?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本週要和大家聊一個比較輕鬆的話題:「社交軟體是否扭曲了我們的人格?」

你有沒有過下面這樣的經驗?

一個日常生活中溫文儒雅的朋友,卻總是在臉書上寫一些憤世忌俗的文字內容;
或是一個總是笑口常開的朋友,卻總是在臉書上表達自己的厭世。

你有沒有想過這背後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當然,很多文章都說這是因為「網路扭曲了我們的人格」。

但今天這篇文章的論點則恰恰相反。
並不是網路扭曲了我們的人格,而是「網路釋放了我們人格,並且放大了我們人格的特質。」

而且,這種針對不同個體的不同特性的放大,是會依照不同的社交軟體而產生差異的

例如你應該有朋友總會在臉書上冷嘲熱諷,但卻在Instagram上不斷散發正能量;在推特上與人發生爭執,卻又在Line群組裡表現得像是個智障一樣。

彷彿網路讓我們變得更糟糕了,讓我們人格更加分裂,不知道哪個才是真正的對方了。

但其實這種觀點並不對。

因為「網路,尤其是社交軟體並不會把你變得更糟。因為社交軟體無法創造你本來沒有的性格特質,它只是將你性格中本來就有的東西,挖掘並且放大了而已!

也就是說,那些你透過社交軟體展現出來的東西,無論是憤世忌俗的也好、充滿攻擊性的內容也好、裝瘋賣傻也好,其實都是你性格裡本來就有的東西。
而你之所以沒在日常生活中表現出這些特質,只是因為受到了外在因素的壓抑而已。

打個比方來說,我們經常聽到有人說:「熟人眼裡的你,和陌生人眼中的你,好像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你跟熟人可能會像機關槍一樣說個不停,但卻在陌生人面前表現得沈默寡言。
而當你和這個陌生人混熟了之後,就忽然又變得像神經病一樣,嘰哩呱啦說個不停。
最後,大家得出一個結論:「你是一個悶騷的人!」

那麼請問那個「說個不停的你」,和「沈默寡言的你」,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你呢?

其實,這都是你。這兩者只不過這是你性格的不同層面罷了

而就像熟人和陌生人會激發我們性格的不同層面一樣,網路也會激發日常生活中,那些被壓抑的人格特質。

哈佛大學在2012年曾經做過一項研究,這個研究發現:

人們在現實的一對一交流時,談話中會提及「自己」的比例是大約是1/3
但在網路上,人們提及自己的程度卻可以高達80%

換句話說,人們在網路上的表現,會更加傾向於「關心自己」。

我們不難發現,「在社交軟體上,人往往會表現得比現實生活更加自戀。」
這是因為「人們在網路上表現的,是他們現實生活中的自戀鏡像」。
就像照鏡子一樣,會越照鏡子,越喜歡自己,因而越發自戀。

無獨有偶的,華頓商學院也在2014年做了這樣的研究。

他們讓受試者講述自己一天的經歷。
例如自己今天遲到了、去哪裡吃了蛋糕、看了什麼電影,和自己對於今天的感受……等。

只是這個實驗是讓「受試者分別面對一個人,和一群人講述自己的經歷」。

結果發現,受試者在「面對一個人的時候,就會表現得更加誠實」;
而在「面對一群人的時候,受試者就會試圖美化自己的經歷。」

這種美化自身經歷的目的,是為了「引起他人的嫉妒」所表現出的一種自戀行為。
這種行為就叫做「群體虛榮心(The Vanity of Crowds」。

而「觀眾的多寡,就會決定我們要如何展現自身的身份,與表達方式」。

所以,根據這個概念,我們就必須將社交軟體做一個區分:

例如Line,是一種一對一,或者就算是一對多,也是相對隱密而非公開的對話。
這時候「使用這種社交軟體的負擔更小,所以你就比較不會介意發一些色情、耍蠢、自嘲的內容」給他人;

但在臉書、推特、Instagram上,你卻不會這麼做。

因為前者是一種「一對一」,或者說是一種「私密」的對話;
而後者則是一種「一對多」的「公開」對話。

這種公開形式的對話,就會讓我們的言論內容產生根本上的質變

我們的言論會從前者的「溝通」,變成後者的「演說」。
會展現「群體虛榮心」而讓自己的言論變成「企圖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嫉妒,進而滿足自己的自戀情節的一種演說」

當然,一定會有人反駁這種觀點,認為:

這不是真正的我!
我只是在社交軟體上展現出不屬於我的特質。

但是,說真的,不要自欺欺人了!
這些特質其實就是你的潛在特質,只不過是透過社交軟體放大了這種特質而已。

因為「所謂的個性,就是你在所有人面前展現的樣子的總和」。

你在現實生活中所展現的樣子,其實並不見得是你真正的樣子。
例如你明明不喜歡某個人,但是可能會因為工作、禮儀、面子上的社交需求,而必須咬著牙更和這個人聊天、交往;
又或是你本來是一個活潑開朗的人,但現在卻在一家死氣沈沈的公司裡,因此你必須壓抑你原本的性格,配合這家公司的習俗。

但上面的這些情況,能夠代表你嗎?能夠彰顯你真正的人格特質嗎?其實並不能。

而網路的好處在於:「那些日常生活中被壓抑的東西都能獲得釋放!
只是你會在不同的社交軟體上遵循不同的社交規則而已

例如在臉書上,人們總是憤世忌俗的發表一些批判性的言論,所以你就會和他們一樣,發表同樣批判,或更加批判的文章,以融入「同溫層」的懷抱,否則沒人會理你;

而在Instagram上,就必須發一些美食、美好時光的正能量,否則就不會有人按讚。

所以,臉書會放大你性格中憤世忌俗的部分,而Instagram則會放大你正能量的部分。
但這些其實都是你人格中的一環,都是屬於你的,無法掩飾。

總結來說,社交軟體並沒有辦法創造那些你人格中沒有的特質
你之所以會在社交軟體裡表現出什麼樣子,其實只是因為你本來就有這些人格特性,只不過現在這些人格特質因為網路而被放大罷了

而且,當我們在面對更多群眾的時候,我們就會變得更加虛假。
這是因為「群體虛榮心」在作祟。會讓我們從個人的言論,變成一種對群體發表的「演說」。

從此來看,我們就更要審視那些總是站在議題浪尖的公知們,他們的言論究竟是發自內心這麼想呢?
還是只是為了在大家面前「表演自己是這麼想」的?只是一種為了滿足自身「群體虛榮心」的「演講」罷了?

 

以上,就是本週的《發現新視界》,我們下週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