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選擇都是一種歧視

你好,歡迎來到《五分鐘經濟學》。

今天將延續上週的內容,繼續為大家講解「成本概念」。

本週的內容圍繞著一個容易被大家誤解、混淆的概念,「歧視」。

你在閱讀過本週的內容之前,可能會認為「歧視」就是針對某些特定族群的成員,僅僅因為他的身份或歸類,而非個人特質,就給予他不同且較差的對待。
覺得「歧視」總是以某族群的利益為代價,提高另一個族群的利益,是一種惡意的、不公平的差別待遇。

但今天,我要從經濟學的角度出發,帶你用全新的視角來看待歧視。

我們都知道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在東西不夠的情況下,人們就必須做出選擇。

只是,一旦你做出某種選擇,你就一定有「選擇的標準」。
而這種選擇的標準,其實就是「差別對待」,也就是「歧視」。

你看,「資源有限」、「選擇」、「差別對待」,和「歧視」這四個概念其實是一體的,也就是說「只要有其中一個,那就意味著同時會有其他三個。

換句話說就是:「我們永遠無法避免歧視」。
我們只能探究:「人們會在什麼時候歧視?歧視的條件是什麼?由誰來歧視?歧視的後果又是什麼?」

選擇的前提是什麼?

是「個人的偏好」。

我們以一個常見的日常為例:

「胸奴」會選擇「胸部大的」的女生作為交往對象;
「拜金女」會選擇「有錢的」的男生作為交往對象。

這種「選擇偏好」的本質,就是一種「偏見」,或者說是「歧視」

因為「資源是有限的」,而且「選擇也是有限的」,所以當「一次只能挑一個人當女朋友時」,「胸部大的」跟「胸部小的」之間就會形成一種競爭態勢。

那麼這個競爭的輸贏要如何判定呢?

其實就非常的「主觀」,全依「個人偏好」而定。

那這種個人偏好,和「偏見」、「歧視」又有什麼關係呢?

其實,當你選擇A,淘汰B的時候,其實就是以「個人偏好否定落選者B」的偏見,而「獲選」與「落選」之間,就是一種差別待遇。

也許有人會以「我選擇A,但我仍舊會尊重B」的論點來反駁這番說法。

例如:我信仰基督教,但我也尊重「道教信徒焚香祭拜」的信念。

嗯……真的嗎?好吧!我們先退一萬步來假設這種「尊重」是真的好了!

讓我們來看看「反對歧視」的「尊重」,或是所謂的「齊頭式平等」的推演會產生什麼結果好了。

「反對歧視」本身要不要做選擇?當然也要!畢竟資源仍舊是有限的,機會仍然是有限的。

當有選擇,就有偏好。一旦有偏好,就有「差異對待」。
所以「反對歧視」本身,也會成為「新選擇裡的偏見」。

這種以「平權」為「新歧視」的案例,其實非常多。

世界上有很多國家都有「反歧視」的法律,例如美國就有。
他們的行動宗旨是:「讓那些弱勢族群也能夠獲得平等待遇。」

聽起來很棒,很符合大多數人追求的人權、平權概念對吧!

但是,在1978年,一個著名的訴訟案在美國發生了。
這個案子叫「加州大學董事會訴巴基案(Regent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vs. Bakke」。

原告 巴基(Bakke)原先是一名工程師,後來到了越南參加了越戰。
在越戰期間,看到了戰場上的各種血腥與殘酷,所以萌發了行醫救人的念頭。
所以在回到美國之後,就打算去報考醫學系。

但是,在當時的大學眼裡,巴基三十幾歲的報考年紀顯得有點大。
所以他報考的幾十所大學都因為「年齡歧視」而拒絕了他,因為他們認為三十多歲的人不應再接受大學教育。

這時候,巴基發現加州大學的招生簡章中有一個特別的條款,是專門照顧弱勢族群的條款。
他們在100個招生名額中,特地為了弱勢族群留了16個名額。

因為年齡偏大而處處碰壁的巴基覺得自己也是弱勢族群,所以就向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提出申請,請他們將自己當成弱勢族群來看待,允許自己入學。
而且,巴基的入學考試分數其實也只差最低錄取分數2分而已。

但他萬萬沒想到,由於自己是個白人,所以加州大學認為他不是弱勢,告訴他無法透過這個條款入學。
巴基覺得自己受到了歧視,於是一狀告上了法院。這就是著名的「加州大學董事會訴巴基案」。

加州大學明文規定要照顧弱勢族群,但弱勢族群並不包含白人,那麼這種規定是不是一種歧視呢?

你看,原先是為了消除歧視的規定,結果反而產生了新的歧視,也就是「反對歧視」的行為造成了「逆向歧視」。

這個案子最後打到了美國最高法院,而且最高法院的9位大法官的意見也非常分歧,總共給出了六份截然不同的裁決書。

這9位大法官的6份裁決書繞來繞去,大概就是說:「學校根據學生的種族因素予以照顧,並不違反憲法;但是硬性的限制名額則是違法的。」

也就是說,要照顧弱勢群體可以,但是不能夠公然的、有指標的、有定量的、有名額限制的推行平權運動。

有趣的是,其中一位大法官說:
為了平等待人,所以我們必須待人有別。我們不能夠,也不敢讓平等保護條約延續種族上的優越性。

是不是有點繞?他的意思是說:「必須虧待白人,優待黑人,結果才能公平。

但另一位大法官則反駁說:「投票支持平權運動的大法官們,本身就是標準的逆向種族歧視者。

所以你看,關鍵是什麼?
關鍵是「凡是選擇就需要有標準,而這個『標準』本身就是一種歧視。
而這種「歧視是『資源是有限』的情況下的必然情況,我們完全無法避免。

所以說,凡是「選擇」就有「偏好」;有「偏好」就有「差別對待」;有「差別對待」,就有「歧視」。

好,今天就先說到這裡,我們週三中午再繼續。

週三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