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包裝的欲望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本週的核心問題是:「被包裝的欲望」。

還記得上週說的「時代裡的思維限制」嗎?
不知道上週的話題有沒有讓你為之一震,並因此細忖生活中的「普世概念」代表的到底是些什麼東西?
我衷心地希望有。

但如果沒有,也無妨!
因為我今天的內容也是為了「繼續破壞你的信仰而寫的」。

今天就延續上週的話題,和大家聊聊什麼是「被包裝的欲望」?

上回說到「時代裡的思維限制」,和上上回的「批判性思維」,這兩篇文章的重點在於:

當我們在面對一些概念的時候,都應該要不斷去質疑這些概念的『預設前提』!」


因為其實「任何概念都有前提,只是我們往往不會去質疑這些概念而已。」

尤其是上回說到的那些大詞,例如:「正義、平等、自由、公平……等」,其實都有「預設前提」。

那麼我們為什麼聽到這些大詞的時候,都會直接選擇相信,而不會去思考這些大詞的預設前提呢?

同樣先和大家說一個有趣的故事:

在五四時期的一次演講裡,有一個北大的學生問 胡適先生說:
「我一個朋友的姊姊被土匪劫走了,然後被土匪強暴了!」

那麼,根據「烈女不事二夫」,與「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等傳統原則。
失去「貞操」的女子就必須面對:

一、「女子被玷污了,是否該為『失去貞操』而自殺?」
二、「若不自殺,是否該因貞操的缺陷而被看輕?」
三、「萬一有個男人娶了這名『失貞』的女子,是否就該被人看不起?」

胡適先生的回答也很符合現代的思維,說:

一、「不必自殺,因為這和遇到強盜交出財物一樣,只是兩害相權取其輕。」
二、「貞操指的是個人的品格。而這種狀況就像一個人割到手指一樣,只是身體局部受到傷害,並不真的傷害了個人的操守。」
三、「一個男子娶了這個受辱的女子,和他娶了一個處女並沒有差別。如果有人打破了這種『處女迷思』,我們反而該敬重他才對。」

你看, 胡適先生的回答是如此擲地有聲,而且就算放在今天來看,大多數人也多半都能夠認同(除了一些激進的女權主義者會從根本上糾結「為什麼我們要在乎『貞操』這個問題?」。但由於這不是今天的主旨,所以如果真有人在下面提出這樣的問題,也請容我在其他篇章再做回答)。

 

雖然如此,我們捫心自問,如果這件事情真的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時候,我們還能這麼「理性」地看待問題嗎?

如果「強暴事件」發生在我們的姐妹、女友,甚至是太太身上,我們真的能這麼理性地區分「強暴是被動行為,而非主動行為,所以雖然身體被玷污了,但在人格上卻仍舊聖潔如初」嗎?

恐怕有點困難吧!


是的,因為我們雖然都自認為是「非常理性的人」,能夠無時無刻地使用理性、使用邏輯在思考,但是其實在內心深處,我們卻無時無刻地被情感控制、被那些非理性因素控制。

而且,你會發現那些「非理性因素」對我們的影響,其實遠大於那些理性思考。


所以,英國哲學家 大衛·休謨(David Hume)之所以會說出那句名言:

理性是情緒的奴僕,而且除了為情緒服務之外,理性無法擔當任何其它工作。
Reason is, and ought only to be the slave of the passions, and can never pretend to any other office than to serve and obey them.)」

也正是因為他更真切地理解人的思考慣性。

這裡的「passion」,可以看作是「激情、情緒、感性、欲望、影響喜好的各種心理狀態……等,各種本能的、直覺的人性反應」。
人們透過這些「passion」決定目標。而理性的作用,則是找出達成目標的最有效手段。
在這種情況下,理性沒辦法獨立作業,因為一旦目標未決,就不存在最有效率的手段了。

所以,以 休謨的觀點來切入,每一個「誰應該如何如何」的語句背後,都藏著一些個人欲望、價值觀或情緒等心理狀態
正因為如此,休謨認為「實踐存粹的理性是不可能的!

 

你看,現實生活中確實就是如此!

我們之所以沒有察覺那「背後隱藏的欲望」,原因之一是我們總是忘記使用「批判性思維」,因而沒有察覺那些「預設前提」;

另外一個原因是那些「非理性因素」往往「會『被包裝』成一些極度正面,而且大義凜然的詞彙。」

 

你一定聽過 羅蘭夫人的名言:「自由,自由!多少的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你一定也聽過 川普的競選標語:「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但你可知道,前陣子引起軒然大波的「納粹」當初是怎麼蠱惑人心的呢?

是的,希特勒作為近代最具感染力的演說家之一,他的方法就是「透過大詞」來激起人們內心的欲望與不滿的共鳴

他先讓人們回想起德國因為《凡爾賽條約》而受到的「屈辱」,讓人們想起自己遭受到的「不平等待遇」。
接著用「奮鬥」、「日耳曼的榮耀」等大詞來煽動人們的情緒,讓人們心甘情願地把他推上權力的巔峰。

就連對猶太人的「屠殺」一事,也被他包裝成「徹底解決猶太民族與日耳曼民族之間的不平等待遇」。

 

上上週的《菊與刀》說到過,日本人用來合理化自身暴行的理由是「」,而支撐報復行為的核心是「道義」;

中國古代用的詞彙是「忠義」、「」、「報效朝廷」、「愛國」;

而今天的政客們則是用「自由」、「民主」、「平等」、「公平」、「正義……等,用各式各樣的大詞來包裝背後的私慾,但人們還是會不假思索地接受,還是願意相信。

為什麼?

就是因為人們「總是容易受到情緒控制,但卻總以為自己是透過理性的判斷」才做出決定的。

這也是更之前「開卷有益」為大家介紹的《烏合之眾》一書裡的核心內容。

 

如果你有看今天上午「五分鐘經濟學」,和專欄先前曾經討論「公平」的章節,你就會知道「許多人對於公平的認知,根本就是錯的!」

但你看,無論你怎麼苦口婆心地跟他們說明,這些人也不會承認自己的錯誤。

這是因為「人們總是透過感性的信仰來讓自己像個好人,而不是透過理性的思維來決定自己這麼做對不對。

對他們而言,「這麼做對不對」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行為本身有沒有讓自己有種『好人的滿足感』、能否帶來一種『做了一件好事的喜悅』?」這才是他們真正重視的。

為此,這兩週的「開卷有益」,要為大家介紹兩本關於這個「情緒先到,而推理後至」的書:
《象與騎象人》和《快思慢想》,希望大家能按時觀看。

 

最後,還是要提醒大家:
當你下次又因為某些演講、某些「大詞」,或是某些看似大義凜然的議題而熱血沸騰時,請你努力回想起今天的文章,努力地使用你在這個網站學到的「批判性思維」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在那些大詞背後隱藏著「什麼樣的私慾?」
你也永遠不會知道宣揚這些大詞的,會不會是下一個希特勒,或羅伯斯比爾。

「公平」、「正義」……之類的大詞,聽起來雖然鼓舞人心,但我們該問的是:「追求對誰的公平?」、「渴望什麼樣的正義?」,這些精美包裝的大詞背後是什麼?

我們必須透過「批判性思維」去區分眼前的大詞是「善意」,還是一個「被包裝的欲望」的集合體。

 

如果你覺得今天的內容對你有啟發,也希望你能夠幫我們分享轉發。

以上,就是本週的《發現新視界》,我們下週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