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百萬名錶該如何抵禦科技的浪潮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網站上的一篇文章「超級百萬名錶該如何抵禦科技的浪潮(How a Million-Dollar Superwatch Is Fighting Back Against Computing)」

本文的作者 伊恩·伯格斯特(Ian Bogost是一個哲學家、遊戲設計師,和喬治雅理工學院的客座教授。

大家都知道瑞士以精密的機械錶聞名於世。

但是這些手錶的出口量,在2015年與2016年裡嚴重下滑。2016年,瑞士錶的出口總量大約是2500萬。
但反觀今天故事裡的另一個對手「智慧穿戴裝置(例如Apple WatchGarmin Watch、小米手環……等)」的銷售量,2016年的銷量就超過了一億件。

而且,今年前幾個月的數據顯示,這種下滑趨勢依舊,並沒有減緩的跡象;

而「智慧穿戴裝置」在今年前幾個月的銷售數字,則超越了去年同期。

照這個態勢看來,「智慧穿戴裝置」的崛起,似乎正將「瑞士的機械錶工業逼至末路」。

但作者並不這麼認為。

 

他解釋說,瑞士的機械錶銷量之所以下降,主要是受金融危機英國脫歐導致英鎊下跌中國打擊貪腐禁奢……之類的一系列因素的影響。

因為全球的奢侈品銷量也都連帶受到影響,所以是整個奢侈品市場的需求都因此萎縮,而非只有瑞士錶受到影響

加上近年因為瑞士法朗的升值,以及黃金等貴金屬原料也不停上漲,導致瑞士錶的售價也隨之不斷攀升。

另一方面,從消費的習慣也改變了
現在消費市場裡的主力是年輕族群,他們更傾向在網路上或小店鋪裡買一些小東西,或是便宜的商品來即時性的犒賞自己,而不像以往那種「存錢買一個貴重商品」的消費觀念。

以上種種,也都直接對瑞士錶的銷量造成的影響。

從表面上看起來,製錶業似乎已是呈現行將就木之勢。
但作者並不這麼看,他以一種「手錶背後所蘊含的意義」的角度來思考「機械錶是不是即將迎來末日」這件事。

他說「機械錶在在當今社會具有獨特的意義,而且這種意義是其他智能穿戴設備所無法取代的」。

在現代社會中,Apple Watch、手機、平板電腦、筆電、甚至是商場的電子廣告看板,所有我們接觸到的諸多設備都無時無刻的在提醒我們時間。
但機械錶可能是少數幾個「不需要任何電子零件或連接網路,就能將佩戴者與宇宙最原始的規律時間,聯繫在一起的東西。」

試想一下,如果有一天,全世界的電子產品都失靈了,那麼機械錶可能就是我們能準確地知道時間的唯一途徑。

所以,佩戴機械錶,可以看作是「拒絕讓電子產品與網路完全統治的象徵」。

另外,各種智慧裝置總會不斷地提醒我們:錯過了誰的來電、誰又發了什麼文、誰又更新了影片,全都是圍繞著我們的「個人需求」。
也因此,當我們在別人面前滑手機、查看訊息的時候,就容易被視為一種「自我中心的行為表現」。

但是機械錶就不同了,機械錶要上鏈、校對時間、定期保養精密零件……等。
而且,舉起手看錶的行為,是主動地把自己和時間聯繫起來,想著現在幾點、等等要做什麼事、幾點和人有約……等,是一種「主動」與時間連結的行為。

不像智慧裝置那樣,總是被鬧鐘通知、被行事曆通知、被訊息通知……等,都是「被迫」與時間連接的。

機械錶的存在提醒了我們與宇宙的自然連接,提醒我們主動意識「時間的可貴」,好讓我們能用更謙遜的態度面對世界

而且,從消費結構上來看,會購買機械錶的族群,與會購買智慧穿戴裝置的族群並不是同一群人。
所以,瑞士錶的出口量減少了,也不代表人們對機械錶的興趣降低了。

 

實際上,瑞士手錶一直以來都是一種「供過於求」的情況
因為背後各種複雜的供應鏈造成超高價格,所以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自然就會直接影響了銷售數據。

另一方面,現在有越來越多人更傾向於在網路上購買那些「品牌的名氣不是很大,但卻更具設計感與功能的手錶」,所以那些幾十年來都維持一貫設計的瑞士老牌錶廠,已經難以再培養出新興的消費族群了。

從這些方面來看,瑞士的製錶業確實面臨很大的威脅,需要在生產與管理上即時改進。

 

雖然瑞士的製錶業看似危機四伏、前景堪慮,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就會因此而消失。

因為在上個世紀的7080年代,也曾經出現過一次類似的危機。

當時以日本的星辰( CITIZEN)、精工(SEIKO)等錶廠為首,開發出了一系列更便宜、更精準更簡單易用的「石英錶」,這對瑞士的機械錶出口量也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為了對抗這波衝擊,1983年,由兩間瑞士公司ASUAG SSIH合併而成Swatch」集團(旗下除了Swatch之外,還有OmegaTissotRadoBlancpainBreguet等世界知名品牌)。

把瑞士製錶業的熱情與經驗投入情中,生產出低廉、優質,又時尚的石英手錶來搶回手錶市場。

瑞士在石英錶上的成功之後,許多錶廠也紛紛改進自己的製錶技術,並同時維持傳統工藝的傳承。
所以,當石英錶的熱潮過去之後,許多人還是回頭選擇那些變得更精良的機械錶。

 

而現在瑞士錶廠面臨的危機,其實也和當年的危機有許多相似之處。

例如機械錶和非機械錶的消費族群的分佈其實是「長期固定的」,會買機械錶的人本來就會買,而不會買的人則對這此完全不感興趣。

所以,瑞士製錶業其實也可以參照當年面對石英錶帶來的危機那樣,在產品中融入新元素,甚至是一些電子功能,以迎合更多消費的興趣。

另外,老牌的瑞士錶廠應該想辦法修改傳統的銷售流程,改用網路販售,與新的零售模式來吸引更多的潛在客戶,並藉此傳授機械錶的哲學意義給年輕的族群。

只要機械錶這種精益求精的匠人精神不滅,再加上生產與營銷策略上的與時俱進,那機械錶市場就不致於徹底消滅。

等現在的這波智慧穿戴裝置的熱潮一過,市場回到往日的平衡時,無論是機械表、石英錶,還是可穿戴式的智慧裝置,都會各自回歸自己的族群,佔有自己的市場。

 

簡而言之,作者認為瑞士的機械錶業不會消亡的原因有二:

一、機械錶是人類反抗完全被科技統治的一種表現

二、雖然現在瑞士製錶業面臨了危機,但只要能夠快速應對與創新,就能平安渡過這個危機

 

最後,用文章裡的一個句子來做結尾:

Cheap or expensive , mechanical timepieces remind human wearers of their own humility.

(無論價格的貴賤,機械錶總提醒著佩戴者應當保持謙遜

 

以上,就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