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裡的思維限制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本週的核心問題是:「時代裡的思維限制」。

你一定覺得你的思考是自由的,而且這種自由是不受任何規範限制的。
也因此,你總會覺得自己的思考結果是對的。

但是,很抱歉!
本週的內容,就是要挑戰你的這種想法,潑你一盆冷水。

我要先為你說一個二戰之前的故事,關於「當時的英國首相 史丹利‧鮑德溫(Stanley Baldwin),與當時英國社會的氛圍」的故事。

當時,由於一戰造成的傷亡人數太過慘重,是人們前所未見的,所以大家都被嚇壞了。

因為人們頭一次用血肉之軀面對大砲、機槍、戰機、坦克……等現代軍事武器,所以傷亡人數,自然是比此前的所有戰役都還要慘烈。

也因此,一戰過後,整個歐洲瀰漫著反戰意識,「要求和平」是當時歐洲人的普遍共識。

當然,有兩個國家例外,就是義大利和德國。

因為這兩個國家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核心戰犯嘛。

整個歐洲盛行「和平主義」和「反戰思想」,到處都有人鼓吹削減國防預算,甚至廢除國家軍隊。

因為這些人主張「各國都應該裁軍,這樣就能確保歐洲不會再發生可怕的戰爭。」

包含後來成為法國總理的 萊昂·布魯姆(André Léon Blum)就曾表示:
「如果一個國家開始裁軍,那就表示不會惹上任何的麻煩;
而且,這樣的行為還能成為榜樣,引導其他國家跟隨這種裁軍行動。」

英國的左派,也就是「工黨」,更是積極地把「和平主義」轉化成實際的政治綱領。
工黨的候選人甚至主張:「關閉所有的徵兵站、讓軍隊解散、讓空軍永遠滯留大地、禁止一切的軍事生產,堅定不移地反對所有軍事擴張,以免除任何戰爭發生的可能。」

好,你可能會說:這些人都是些政治人物,有可能會說一些譁眾取寵的幹話。

但是,除了這些政治人物,除了普羅大眾,在這些提倡者裡,還有一些大家都很熟悉的面孔。
例如1950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同時身兼大哲學家、數學家,與邏輯學家的 伯特蘭·羅素(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

羅素是這麼主張的:

如果我們能夠削減軍備,那就不會讓其他國家感受到威脅。所以,也就不會有其他國家想要對我們開戰。」

是不是好像言之有理,但卻又有點幼稚?

是的,從歷史的角度來看,確實是幼稚的。
因為這些人實在太過「一廂情願」。

堂堂一個「邏輯分析學派」的奠基者,怎麼會說出這種話呢?

因為有很多問題的癥結所在,並不是邏輯,而是「知識」!

你一定看過不少「冠以邏輯之名」的文章,或是某些宣稱「不合乎邏輯」或「請用邏輯說服我」的言論吧!
但你看,就連 羅素,大名鼎鼎的邏輯學家,也是深陷在「和平」這個大詞裡面,才會無法看清真實的困境。

你還記得上週的內容嗎?
上週說到「邏輯,並不能增加你的知識總量」,因為關鍵在於「你的前提與假設是什麼?

前提與假設,也就是「知識」;
「知識的總量」,才是決定事實真偽的關鍵。

而「邏輯,只是你透過這些知識判斷真偽的語法!

所以,光有「邏輯」,並不足以讓你明辨是非。
更遑論那些單以自己的個人感受,卻企圖透過「邏輯這個詞彙」,來「掩飾自己在胡說八道的人們。

你不打別人,不代表別人不會打你!
你棄械投降,不表示別人就不會更變本加厲地欺侮你!

人們就是這麼相信的!因為這就是一個時代的信仰!

面對這種舉國皆然的信仰,英國首相 鮑德溫當然是很傷腦筋的。
因為根據情治單位的報告顯示,德國正不斷地擴張國家軍備,希特勒的野心正不斷地點燃整個德國上下的熱情。

但是轉過身,英國的人們卻又舉著「軍隊解散,以確保和平」的大旗。
人們不信那些真實的證據,只想聽他們想聽的話,只願意遵從他們的信仰。

如果公開德國正在擴張軍力,意圖窮兵黷武的情報,不但無濟於事,反而可能稱了主張和平的左派工黨的意。
因為跟隨人們主張起舞的左派工黨正在一旁覬覦著這個首相與執政寶座。
如果執意擴張軍力,那麼依照當時的局勢來看,鮑德溫肯定會失去執政的主導權,改由左派工黨上台。

若是左派工黨上台,若是真的兌現政見,徹底解散英國的兵力,那二戰的歷史恐怕就要改寫了!

所以,到底該怎麼辦呢?

在這種不得已的情況下,鮑德溫只好採取兩面手法。
一方面撤除那些無關緊要地方的軍備;另一方面,卻又暗地裡繼續開發新型的軍事武器。

因為總要做出一些符合人民期望,但卻不偏離真正目標的事情來鞏固政權。

但是,後來的英國首相 溫斯頓·邱吉爾(Sir Winston Leonard Spencer-Churchill)一輩子都無法原諒 鮑德溫這樣的做法。

甚至在 邱吉爾的著作《第二次世界大戰回憶錄》裡還如此寫道:
「就是因為他沒有強硬地擴增軍備,懦弱地隨波逐流,才導致英國在二戰時期的傷亡如此慘重,他應該為此負最大的責任。」

甚至在二戰結束之後,1947年 鮑德溫八十大壽之際,邱吉爾都拒絕給 鮑德溫送上一張賀卡,還說了一句很難聽的話:

「我希望 鮑德溫先生早日康復,但如果他沒在這世上存在過,這個世界將會變得更好。」

雖然不被英國群眾認同,也不被戰爭英雄 邱吉爾諒解,但從1940年英倫空戰的結果上來看,正是因為 鮑德溫採取了這種「兩面手法」維持了英國的基本戰力,才讓英國不至於像法國那樣,一開打,就淪陷,立刻被德國征服的狀況。

 

Untitled-1

(1940年的英倫空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德國對英國發動的大規模空戰。)

 

今天為什麼會說這個故事呢?

因為我想說的就是今天的題目「時代裡的思維限制」。

每個時代裡都會有一些看似「普世價值」的主張,例如上週《菊與刀》裡日本民族的「道義」、古代中國講求的「仁」、「忠」、「孝」;

還有近代社會的「平等」、「公平」、「正義」、「自由」、「環保」、「和平」、「博愛」、「權利」……等。

你看,在上面這個故事裡,「普世價值」是什麼呢?
是「和平主義」、是「反戰思想」,這種「普世價值」足以成為人們的共識了吧!

但是這些詞彙是什麼意思呢?根本就沒有人在乎!
因為這些人在乎的是「自己的信仰有沒有被兌現?」與「心中的理想有沒有被滿足?」

我們總是不假思索地使用這些「正向詞彙」,彷彿這是所有人的共識,所有人都知道這些詞彙的定義,以及這些詞彙帶來的利與弊。

但真實的狀況是什麼呢?
真實的情況是「絕大多數人對這些詞彙的定義都是一知半解的」,甚至是「一無所知的」。
人們總是「一廂情願」地使用這些詞彙來滿足自己的無知與成就感。

例如「什麼是自由?」
如果沒有一個完善定義下,人人都可以宣稱自己的行為是「出於自由」;

例如「什麼是權利?」
如果沒人去定義權利,那麼人人都可以做任何事,然後宣稱「這是我的權利」。

各種「正向詞彙」的負面回饋案例,族繁不及備載。
因為我們總是「隨性的使用這些大詞。」

而且,也因為這些概念、詞彙是如此崇高,所以才會稱了有心人的意,讓他們得以透過這些詞彙與概念,趁機鑽空子。

而今天這篇文章的主旨就在於:

「提醒大家,當我們在面對這些『看似普世價值』的言論時,應當保持冷靜與清醒。
並思考『這些人說的概念是什麼?』,而我們『真正面對的,究竟是什麼?』,而不是一味地相信。」

這些「大詞」雖然聽起來、用起來都是那麼樣的擲地有聲,如此振奮人心,但背後的思維到底是什麼?有沒有包含什麼不欲人知的「意圖」呢?

這就是下週的核心問題:「被包裝的欲望」。

 

好,我們今天先聊到這裡,下週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