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犀牛:危機就在眼前,為何我們選擇視而不見

你好,歡迎來到「開卷有益」。

本週要為你講述的,是新主題的第二本書,也是一本相較於上週的《黑天鵝》來說,在台灣不是那麼有名的書《灰犀牛:危機就在眼前,為何我們選擇視而不見》。

我之所以會把這本書跟上一本《黑天鵝效應》放在同一個主題來解說,是因為這兩本書都是在「討論風險」的書。

順帶一提,如果你是這個專欄的忠實讀者,那麼你應該會很清楚這個專欄的讀書模式都是「有主題性的」。
我們並不是隨手抓了一本書就說,而是以「每兩週一個主題」的模式在為大家介紹和這個主題有關的書籍。
為了一些新增的觀眾,所以就多囉唆了一下。

好,我們回到正題。

上一本書的作者 塔雷伯曾在《黑天鵝效應》一書的最後面說「一定會有人故意唱反調的提出《白天鵝效應》。」

基本上,他的猜測沒什麼錯,只是用字不精準,因為這種「反調」用的不是「白天鵝」,而是「灰犀牛」。同樣是用「顏色+動物」的組合來談論「風險」問題。

 

這本書的作者是 米歇爾‧沃克Michele Wucker),是2009年的世界經濟論壇全球青年領袖,長期為《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CNN等知名媒體撰稿的作家。

 

記得上週的「黑天鵝事件」嗎?

該書的作者 塔雷伯認為「黑天鵝事件」就是那些「極為罕見,在通常的預期之外,在發生前,沒有任何前例可以證明,但是一旦發生,就會產生極端影響的事件」。

雖然這些「黑天鵝」的影響深遠,但由於難以被預測,而且發生的機率也不高,但塔雷伯還是認為我們應該時時做好準備,以便隨時應對這種突發的「黑天鵝事件」的發生。

但是這本《灰犀牛》的作者 米歇爾‧沃克則抱持著相反觀點,認為:

在現實世界中最常發生的危險,不是偶而出現、難以捉摸的黑天鵝,反而是那些平凡無奇卻蘊含極大殺傷力的灰犀牛。
灰犀牛是現存的威脅,只是我們卻因為種種因素而選擇毫無作為。

也就是說,因為既然我們無法預測黑天鵝,就表示我們難以預防,更無法事前做好什麼心理準備。
所以與其關心那些「看不見的黑天鵝」,還不如關心眼前那頭迎面而來的「灰犀牛」來得實在一些。

是的,「灰犀牛」,就是一頭正對著你狂奔而來的犀牛,是如此的顯眼,如此刻不容緩的危機。
只是當人們在面對這頭「灰犀牛」時,卻往往選擇視而不見。

例如2008年次貸危機之前,雖然有許多警訊出現,但投資人仍然樂觀投資房市,結果損失慘重,血本無歸。
而且縱使經歷過次貸危機,這些銀行家們還是會無視於那些潛藏的風險與危機,冒險地將房貸發放給那些信用不良的貸款者;

或者是,明明知道某座橋樑已經出現了裂縫,搖搖欲墜,卻非得等到真的有人因為這些橋樑危機而受到傷害時,才願意作出事後的補救;

又或者,每次颱風來臨之前,官方總是會發布各種警訊告知人們不要往山裡去,不要往海邊走。
但總是會有人無視這些明顯的警訊,總想要冒著失去生命的危險,朝這些地方前進,造成社會資源的浪費;

再或者是那些企業、政府,或政黨的高官們,明明就已經到了日暮西山,理應放手交棒下一代的年紀,卻仍寧願冒著把一切砸在自己手上的風險,也想要把持著一切,而不願將權力下放到接班人手裡,造成交接的鴻溝與困難。

這些不勝枚舉的現象,都是一些「可以預見,不是隨機,而且可能的帶來很大程度破壞」的事件。

也就是「灰犀牛事件」。

作者認為人們在面對這種「灰犀牛事件」時,有五個應對階段:

 

階段一、否認事實

人們聽到壞消息時的第一反應往往是「排斥」。
因為我們在面對危機時總會有兩種慣性反應:

1.對未來的評估太過樂觀」:

我們總會高估自己的能力,並將希望寄託給未來。

各種數據都顯示我們會過度高估自己在自己的專業領域中獲得成功的可能、也會高估自己小孩的天份,甚至會高估自己的健康狀況,給出不切實際的自我壽命評估(平均高估了20年的壽命)。

也正是因為這種「高估慣性」,讓我們總是會過度樂觀地評估未來、將希望放在未來,因而否定危機的存在;

2.原始的自我保護機制」:

「否認事實」是一種原始保護機制,能夠讓我們在面對危機的時候,不至於立刻崩潰。

這種機制也能夠為我們在面對現實的時候,獲得一點「緩衝時間」,也就是獲得一點「適應問題帶來的認知衝擊」的時間。

有了這個緩衝時間,我們就可以慢慢地認清問題,並逐漸調整行動來解決問題。

 

階段二、鴕鳥心態

當眼前的危險變得越來越急迫時,人們會習慣性的「假裝自己看不見」。

假裝看不到,並且「期望危機會在未來自行消失」。

在這個階段,人們會找各式各項的理由迴避選擇與決定,逃避那些可能因為選擇與決定帶來的痛苦。

這種鴕鳥心態,無論是在企業、政府,還是個人生活的決策裡都比比皆是。

而且人們習慣優先處理那些「緊急但不重要」的突發小事件,但卻總是刻意無視、拖延那些「重要但不緊急」的大事件。

直到這些重要的大事件,從「潛在的危機」變成「爆發的危機」時,才會去正視危機的存在。

有時候也是因為這種對「重要性的錯誤評估」,和對「危機帶來的災害評估不足」,才導致我們總是在那些「本來可以被避免的傷害」時,卻仍舊受到傷害的原因。

我們總是在「眼前的小損失」和「未來的大損失」之間猶豫不決,我們無法下決定,並期望這些問題都會「船到橋頭自然直」,自行消解。

 

階段三、延誤判斷

在這個階段裡,雖然人們已經意識到了危險的到來與不可迴避,但就是分不清楚「應該先做什麼」?
什麼先解決?什麼後解決?什麼重要?什麼不重要?

於是浪費了大量的時間來思考,反覆斟酌,自我懷疑,但就是不願意下任何一項決定。

平時我們都覺得做事情之前應該要「深思熟慮」。

但作者提醒我們「過度的思考」,對眼前的問題過度權衡、過度考慮,反而會付出更大的機會成本

例如在20081月,美國聯準會(Fed)就已經收到一份警示著「我們即將迎來一場巨型的經濟泡沫」的研究報告。

但他們收到之後怎麼做呢?

他們先去研究這份報告的「來源的可信度」、「數據是否準確」、「證據」之類的東西,而不是針對問題思考解決方案。
等到真的確認了這份報告的準確度、可信度時,雷曼兄弟早就已經倒閉了,泡沫也早就已經發生了;

又例如「全球氣候變遷」問題,其實早在20世紀初,就已經被公認是我們必須要共同解決的問題,但由於每個解決方案都需要付出成本,所以導致各國間的相互較勁、討價還價。

雖然大家都明白這個問題很重要,也和自己息息相關,但因為「就是沒有人想承擔這個代價」,所以總是讓問題的解決行動變得非常緩慢。

 

階段四、恐慌

當危機越來越逼近,人們將會越發覺得恐慌。
一旦陷入恐慌,我們的大腦就會被這種壓力強迫高速運轉,記憶力隨之提高、腎上腺素增加,感覺也會變得相對敏銳。

但於此同時,我們也可能因為這種情況而忽略了一些重要訊息。
因此,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有可能會做出最好的決定,但也可能會是出最壞的決定。

例如那些災難性電影裡總會有少部分的人在面對危機發生的當下,反而能夠控制自己的恐慌,冷靜地制定計劃,或幫助其他人;

但大多數的人在面臨危機的時候,多半都是因為過度恐慌,而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行為、可怕的決定,或是出現反社會的情緒表現。

而後者的這種「恐慌」,不旦無法對解決問題產生任何的幫助,反而還會造成新的危機。

由於這個現象在災難電影裡太常出現,所以我就不多加贅述了。建議大家隨便找部災難片來看,就會明白意思了

 

階段五、匆促應對與自我崩潰

這時候的應對雖然也有一定的效果,但常常已是為時已晚。
通常都是已經造成「一定的損失之後的補救措施」。

而如果我們經常都是將「灰犀牛事件」」留到這個階段才做處理的話,那麼我們將面對的就會是各種資源的巨大浪費。

 

那麼我們該如何應對這種「灰犀牛事件」呢?
作者也提供了五種「狩獵灰犀牛」的方式:

 

一、「承認危機的存在」

提前做好準備,盡快發現那些影響我們認知的因素;

 

二、準確的定義「灰犀牛的性質」

通過定義「各種危機的不同性質」,來確定各個事件之間的輕重緩急,才能夠精確地解決問題;

 

三:「不要靜止不動」

如果已經看到了即將撲來的危險,那就應該制定應對計劃,並且堅定地執行;

 

四、「把危機當作機遇」

雖然危機必然會帶來災難,但同時也可以將危機視為一種「罕見的機遇」。

我們必須認識這些危機的獨特之處,並把它們當作是一種機遇,才能夠讓我們不僅僅是躲避風險的襲擊,而且還能從中學習與獲益;

 

五、「就算站在順風處,你的眼睛也該盯著遠方」

也就是「深謀遠慮」,能夠越早發現危機越好。
這樣既能夠讓我們察覺危機靠近的過程,又能有助於我們作出合適的選擇,與正確的反應。

 

如果你在看完之後對這本書產生濃厚的興趣,建議你可以入手一本。
雖然你已經在這裡明白了這本書的主旨,但書裡頭還有更多有趣的故事在等待你發掘。

以上,就是本週的「開卷有益」,祝你週末愉快,我們下回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