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東西應該回歸價格?

你好,歡迎來到《五分鐘經濟學》。

今天要跟大家聊聊「哪些東西應該回歸價格」,和一併回答前幾回的提問。

在「我們到底該不該進行價格管制」的那篇文章裡,有位朋友提出了這樣的問題:

「這篇讓我聯想到電業定價自由化後,偏鄉地區可能無電可用,或必須要用非常昂貴的電的事情(考量到輸送成本),感覺某些商品還是不能讓價格自由化的。

你覺得商品定價自由化有哪些限制呢?

還是其實上述擔憂應該不會發生?

或是雖然上述問題會發生,但群體中其他人得到的利益值得去造成部分人的損害?」

我覺得這個問題非常有趣,也問得非常好。

基本上,有三個問題,我在這邊一一回答。

首先,我們應該要「明確的定義『何謂商品』?」

然後再看看這些商品「要依據哪些競爭規則?」

如同我當時的回答,一種常見的誤解在於「我們總是誤將一些習以為常的商品當成是不可或缺的必需,然後將這些商品當成是一種基礎權利?」

說穿了,也就是「是否真的存在無彈性需求」的這件事。

很多議題的爭議其實都是因為「彈性商品太尋常地出日常生活中,導致人們誤以為這些商品沒有彈性。」

也就是這種「習以為常」,讓人們「誤以為」這些商品是不可或缺的,所以當這些「商品」出現價格浮動的時候,人們就會激烈的反彈。

但是,很遺憾的是「這世界上並不存在任何『無彈性需求的東西』。」

例如:「醫療是不是『商品』?」

很多人會說「醫療是我們的基本需求,所以不是商品。」

而且「難道醫生可以因為病人能付的醫療費的多寡,來決定他要優先醫治哪個病人嗎?」

我的回答是:「當然!」

因為「醫療本來就是商品!」

任何遵循「供需法則」的東西,都是商品。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問:「如此一來,整個社會裡的所有東西,不就都是『商品』了嗎?」

是的,「整個社會的供需關係,確實都是『商品交易』的關係。」

只是,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商品交易」並不全然是「價格交易」。

記得前面提到的「各種競爭規則的差異」嗎?

各種競爭規則都可以作為「商品交易」的原則,只是在大部分的情況下,「價格競爭」是最有效率的一種方式而已。

回到剛剛的問題,「醫療」既然是商品,那當然也要考慮「競爭規則」下的差異。

如果我們將「人命」放到第一順位,否定了「價格」在醫療商品上的競爭功能,那就會出現「其他競爭規則的競爭」,例如最常見的「排隊現象」。

如果你的掛號費和我的掛號費都一樣低,那麼院方就不能分辨「誰比較需要這個醫療資源」。

而這個時候,醫療資源會落到誰的手裡呢?

會是那些「真的有醫療需求的人」嗎?

未必!更可能的情況,是「醫療資源」落到那些整天閒閒沒事做,「時間成本較低」的人身上。

最常見的例子,就是「老人」。

你可能會覺得「老人的身體病痛多」,所以時常排在醫院門口。

但你可知道「許多老人根本就沒什麼病,他們去醫院排隊只是為了打發時間,或找醫生聊天。」

這就是「我們將『價格』從商品的兢爭規則中剔除之後的缺點」,也就「造成無謂的浪費」。

這種現象,就好比上一回說到的「價格管制的石油」一樣,只要「醫療」回歸價格競爭,那麼各種醫院前的排隊現象就會立刻解除。

當然,這時候一定會有人跳出來說:「那如果是沒有錢的人生病了,怎麼辦?」
這種「價格」的競爭策略,本身就是一種歧視。

在這邊,我必須給出一個看似殘忍的回答:

「死亡,也是一種競爭策略的選項。」

因為我們無法避免,而且這也必定是會發生在每個人的身上的事。
你我都不例外的,逃不出這場生命的限制,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生命底線上的掙扎。

而一旦當人們所需付出的價格過高,死亡確實是較佳的選擇。

既然「這個競爭規則會造成浪費;而那個規則會造成價格歧視」。

那麼,我們到底該服膺哪些競爭規則呢?

這邊提供一些方法給各位參考:

依照需求者類型來決定你的競爭規則」。

如果你的需求者是「無差別」的,那就應該進行「價格競爭」;

如果你的需求者是「有差別」的,那就應該進行「價格之外的競爭」。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教育」。

例如「國小」就是「無差別」教育,所以應該服膺「價高者得」的競爭規則,讓付得起較高學費的小朋友優先就讀。

而「研究所」這類的「有差別」教育,就應該利用「考試」的競爭策略來取代價格競爭。

一旦你否定了這個方法,那麼就會有人透過其他的「競爭方式」來參與競爭。

例如社會上普遍存在的「學區房」,就是這種「額外的競爭方式」的體現。

那這種「額外的競爭方式」有比較公平嗎?

我想大家心裡都有一把尺。

 

所以,「商品自由化」這件事能不能實現呢?

可以!當然可以!

只要我們先認同這個東西是一樣「商品」,然後找出這項商品「適合哪種競爭方式」即可。

透過這種思維,我們也能夠回答問題二與三。

會不會因為「成本過高」造成電力公司遺棄偏遠地區的用戶?

我認為:「就算會,那也無妨!」

因為電力的供給,這不見得要全然寄託在「電力公司」身上,當地住戶也可以是電力供應商。

原因很簡單,只要人們覺得「有利可圖」,那就自然會有應運而生的產業出現。

如果無利可圖,人們也會產生其他的變通方式。

畢竟,「沒有什麼東西真的是『無彈性的需求』。」

最後的一個問題,我的回答比較簡短,因為這個回答的核心思想已經體現在前幾期的內容裡了。

我的回答是:

「在確定『不存在』任何一種公平的競爭規則下,我們將無法迴避某些不公平的產生。

正因為這些不公平的現象無法避免,所以我們只能盡力將整體的損耗降到最低。

而這種整體損害最低的情況,也就是對社會的總體利益最高的情況。

所以,我們只能就『對整體社會利益最高』的角度去執行,而非為了少數,犧牲多數人的利益。」

如果你看完之後有任何想問的疑惑,或是不同的看法,或者有趣的問題,都可以在下面留言給我。

如果問題很有趣,能夠引人深思,那就會像今天一樣,變成一篇專欄文章。

期待你的提問,或是提供一些你的看法。

以上,就是今天的《五分鐘經濟學》,我們下次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