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鵝效應

你好,歡迎來到「開卷有益」。

本週要為你講述的,是新主題的第一本書,也就是著名的《黑天鵝效應》。

這本書的作者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是個自稱把最多時間花在遊手好閒上,在全球各地的咖啡館裡沉思的風險管理學者、哲學隨筆作家、紐約大學的特聘教授,同時也是目前世上最炙手可熱的思想家之一。

主要的研究興趣在於「不確定性」、「隨機性」,和「稀有事件」等問題上頭,也為此出了三本合稱「不確定性三部曲」的大部頭書。

我們今天要說的這本《黑天鵝效應》,就是他「不確定性三部曲」中,最為人熟知的一部作品。

如果今天只能用一句話來濃縮這本《黑天鵝效應》,那就是:

世界充滿不確定性,因為世界是被一隻又一隻無法被預測的黑天鵝所推動的。」

作者之所以用「黑天鵝」這個詞,其實是用了一個18世紀的事件來作為典故與楔子,也就是「黑天鵝事件」。

在18世紀之前,由於歐洲人所見過的天鵝都是白色的,所以在當時歐洲人眼中,天鵝只有白色的品種。
但隨著歐洲人發現了澳洲,看到當地的黑天鵝後,幾千年來的經驗被顛覆了。
也就是說:
只需要一隻黑天鵝,就能讓「對白天鵝的無數次觀察所得出的結論,『所有天鵝都是白色的』失效」。
從而引起了人們對認知的反思,即「以往認為是對的,不等於以後也總會是對的」。

作者用「黑天鵝」來隱喻那些「極為罕見,在通常的預期之外,在發生前,沒有任何前例可以證明,但一旦發生,就會產生極端影響」的事件。

著名的黑天鵝事件有:鐵達尼號沈船事件、亞洲金融風暴、911恐怖攻擊、中國雪災、08年次貸危機、南亞海嘯……等,存在於各個領域之中,無論是金融市場、商業市場,還是個人生活,都逃不出黑天鵝所帶來的影響。

下面我們就分成三個部分來為大家講解這本書。

一、「世界充滿不確定性

世界是由「極端」、「未知」和「非常不可能發生」的事件所主導的。

而根據「不確定性」,我們可以將世界分為兩類:

1.「平庸世界」:

在這個平庸世界裡,雖然會發生什麼事也都是不確定,但是每個事件的結果對總體的影響並不大。

舉例來說,「身高」就是一種平庸世界的例子。
我們如果找了一千個人來測量身高,那麼就算我們把姚明也拉進來數據裡頭,對這一群人的平均身高的影響也會是相當有限的。

因為在「平庸世界」裡,只要我們選擇的母體數量夠大,那麼就算裡頭出現了一個極端結果,也不會對整體造成多大的影響,因為絕大多數的個例都是「中位數附近」的存在。

2.「極端世界」:

任何單一事件,都有可能對整體結果產生顛覆性的影響。
也就是說,一個極端結果的出現,就能大大地改變世界的樣貌。

舉例來說,「財富」可能就是一種極端世界的例子。
例如我們同樣找了一千個人,但這一千個人裡頭有沒有「巴菲特」或「比爾蓋茲」這種世界級富翁,就會對整個平均數據造成極大的影響。

因為在「極端世界」裡,個別的事例可能會出現在兩個極端,而且兩個極端間的差異甚至可以讓平均數據失效。

 

二、「我們為什麼發現不了黑天鵝

所謂「黑天鵝」,是指看似極不可能發生,但發生之後卻又能產生巨大影響的事件。
這樣的黑天鵝事件,具三大特徵:

特徵一:不可預測性

沒有人知道世界的每個角落正在發生什麼,所以也沒有人會知道「即將要發生什麼」。

作者舉了他的祖國-黎巴嫩的內戰為例,他的祖父是黎巴嫩當時的國防部長。
他爺爺怎麼看待這場內戰呢?
當時的人們普遍覺得這場內戰持續不了幾天,而他的爺爺當時也是抱持著這種想法。
結果這場內戰持續了15年半,造成12萬人喪生、7萬多人流離失所,和超過100萬人逃離出黎巴嫩。

作者認為縱使他的爺爺是國防部長,比一般民眾掌握了更多的關鍵資訊,但是透過這些資訊所做出的判斷,可能不會比路上的計程車司機高明多少。
因為我們無法掌握「所有的資訊」,也無法對未來做出什麼精準的預測。

 

特徵二:影響重大性

人類的歷史不是透過緩慢爬行前進的,而是透過那些黑天鵝事件的發生,將我們的社會從這個階層,飛躍性地帶到另一個階層,進而影響每一個人的生活。

例如「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就是一隻大家熟悉的黑天鵝。
沒有人預料到哥倫布會發現美洲大陸,連哥倫布自己也沒有料到。
也沒有人知道發現美洲大陸會為世界帶來這麼大的改變,但這隻黑天鵝確實將世界帶到另一個階層。

 

特徵三:事後可解釋性

正是因為這一點,才使得人們大大降低對黑天鵝事件的重視程度。
因為我們看待問題的視角分為事前和事後。
「事前」人們無法預測;但「事後」卻會找出各種解釋。

很多事情在發生之前,似乎都是沒有徵兆的。
或者該說「人們根本就不會意識到這些徵兆代表的意思」,所以往往只是讓這些徵兆從眼前掠過。

但是,當事情發生了之後,人們就會「忽然回想起」各種事前的蛛絲馬跡,並用這些事前徵兆來解釋事件為何會發生。

作者舉了一本《柏林日記》的書為例。
這是一本二戰前的駐德國記者的日記,裡頭記錄了二戰發生前的各種見聞。

但這些就在戰地現場的記者們根本不知道日記裡的諸多內容,將造成第二次世界大戰。
他們就看著希特勒帶領著德國一步一步地崛起,但並不知道希特勒下一步要幹什麼。

而當時的英、美、蘇、法等國也沒把德國放在眼裡,在戰爭初期之所以會那麼被動,也是因為在事件發生之前,甚至是事件當下,仍然沒有人知道正在發生什麼事,也不知道將要發生什麼事。

但是等到事件結束之後呢?
各種解釋的細節、理論、證據、因果關係就爭相出爐了,說希特勒的每一步都是處心積慮地在謀劃大規模的戰爭。

這種事後諸葛總能說得頭頭是道,來證明二戰的發生是必然的。
「二戰」還是那個「二戰」,只是「事前」和「事後」看,是兩個全然不同的面貌罷了。

那麼為什麼人在面對各種黑天鵝事件時,會有這樣的反應呢?

 

這是因為人們在面對資訊的時候,有三種處理方式:

一、過度尋找因果關係

人類的大腦習慣尋找「因果關係」,所以當我們遇到無法預測的黑天鵝事件發生,就會在事後尋找因果關係與合理解釋。
因為這和大腦處儲存資訊的方式有關。

透過尋找因果關係,大腦就能將資訊「簡化分類」、「增加決策效率」,並藉此儲存「更龐大的資料量」。

雖然這種「簡化機制」能夠縮短我們做決策的時間,但它的缺點就是「我們容易因為過度簡化而扭曲了事實」。

所以,就就是我們「找到」了事件發生的真正原因?
還是我們「想出」一個理由之後,在強迫事件去符合這個理由呢?

也就是「對著靶,射箭」和「先射箭,再畫靶」的差異。

 

二、用過往經驗來推測未來

這種透過自己的過往經驗來推斷未來的發展,就是人們常用的「歸納法思維」。
但是這種思維的缺點是「我們的經驗是有限的」,而「我們過去沒有看到的事情,並不代表未來不發生」。

例如:鐵達尼號的船長因為自己僅遭遇過一次海上意外,而且那次的意外並沒有造成任何的傷亡,因此堅信自己這次的航行肯定萬無一失,結果是鐵達尼號在處女航就沈船了。

 

三、沈默的證據

因為我們看到的歷史,都是「倖存者的歷史」,因此很多黑天鵝事件就這樣被忽略掉了。
就像是不會說話的證據,靜靜的躺在歷史的長河裡,不為人所知。
作者把這種現象稱為「沈默的證據」。

例如18世紀著名的義大利冒險家,同時也是「譽滿歐洲」的大情聖 賈科莫・卡薩諾瓦就在自己的自傳裡說:「我有一種神奇的力量,能讓『厄運不會降臨在我身上』。每當我遇上困難的時候,我就會用這股無形的力量來解決難題。」

為什麼 卡薩諾瓦會這麼成功呢?
其實並不是因為卡薩諾瓦有什麼「神奇的力量」,而是因為「他比較幸運」,其他沒這麼幸運的人全都在冒險的過程中死了。

也就是說成功人士和失敗人士的差別,並不是因為成功人士有什麼「神奇的力量」、「獨特的思考術」或「方法」,而是因為成功人士比失敗人士「多了幾分運氣」而已。

(註:因為5/30的「巷內商學院」對這種現象有更深入的論述,所以就不再贅述了。)

 

那麼在瞭解了「黑天鵝」的概念之後,我們該如何使用「黑天鵝」呢?

就是先將其區分為「好的黑天鵝」與「壞的黑天鵝」。

「好的黑天鵝」指的是那些「有極小機率會發生,但發生之後會為你帶來正面效果」的事件;
「壞的黑天鵝」指的是那些「有極小機率會發生,但發生之後會為你帶來負面效果」的事件。

再搭配前面提到的「平庸世界」與「極端世界」思維來進行「槓桿平衡」。

也就是「不要把資源投入中等風險的投資裡去獲得中等收益」,而是將錢分成兩部分:

一、85%~90%的資源放到極度安全的「平庸世界」裡,例如「有一份足以維生的的工作」;
二、10% ~15%的資源放到極度冒險的「極端世界」裡,例如「寫出一本暢銷書」。

盡量讓自己暴露在正面的黑天鵝下,哪怕是非常冒險的暴露,但是只要「失敗結果在可控範圍內」,就值得去做。

只要透過「槓桿平衡」來進行資源的分配,一邊承擔極高風險,一編不承擔風險,就能平均自己的風險程度,並期待黑天鵝事件的發生,讓自己從中受益。

如果你在看完之後對這本書產生濃厚的興趣,建議你可以入手一本。
雖然你已經在這裡明白了這本書的主旨,但書裡頭還有更多有趣的故事在等待你發掘。

以上,就是本週的「開卷有益」,祝你週末愉快,我們下回再見。

對「黑天鵝效應」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