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植物系列》- 金雞納樹

在台灣,每到炎炎夏日蚊蟲崛起之時,中南部地區首要防範的便是登革熱,為了防堵此類蚊媒傳染病,控制病媒蚊族群(例如白線斑蚊、埃及斑蚊)是必要且最為有效的手段。

除了登革熱,另一個名聲更為廣闊且歷史淵遠流長的便是「瘧疾」,這是一種會人畜共通感染的全球性傳染病,由瘧原蟲所引起,並透過瘧蚊散播。

典型的瘧疾症狀有忽冷忽熱、發燒、嘔吐、頭痛,嚴重者會引起黃疸、昏迷甚是死亡。若無接受妥善治療,此病的死亡率高於10%,而WHO提供的資料顯示,2013年全球瘧疾病例仍有1.98億例,造成58萬至85萬人死亡,而這當中有90%發生於非洲。

在人類數千年歷史中,瘧疾一直是揮之不去的陰影,至今已奪取數億人性命,據信,古羅馬帝國的衰落也與瘧疾猖獗有關,當時的灌溉花園、沼澤地、田地徑流皆提供瘧蚊良好的繁殖場所。

傳說,在17世紀的西班牙殖民地-秘魯,當時的總督夫人Condessa de Chinchon罹患瘧疾,醫生在束手無策下接受當地原住民的療法,使用quinquina樹皮來進行治療,居然成功治癒了。

因為這是第一個用quinquina治好的歐洲人病例,便以金瓊夫人的字根,將此種植物命名為Chinchona,中文稱「金雞納樹」。

傳回歐洲後,金雞納樹皮馬上成為新興的貿易項目,並積極在各個殖民地如祕魯、玻利維亞、厄爪多爾等地取樹皮,磨粉出售。

由於樹皮不斷地採集,到了19世紀中葉,野生金雞納樹幾乎被砍伐殆盡,英國便蓄意到其他地方栽培,例如錫蘭。當時的東印度公司每年要花10萬英鎊以上購買樹皮,是相當重要的貿易項目,且攸關人命。

一直到1820年,科學家才從樹皮分離出抗瘧的有效成份,並將之命名為quinine,中文稱奎寧,又稱金雞納霜。雖然奎寧的萃取跟純化技術並不難,但在當時仍舊相當昂貴,也因此科學家開始尋找人工合成的化學藥劑,這是近代合成化學的先鋒,時間是在1830年代,接下來1850開始化學染料的研究,1860是火藥,1890是賽璐珞,1892是糖精,1904是阿斯匹靈,1910是縲縈,1920是合成橡膠,1930是人造纖維,最終得以在1944人工合成奎寧。

人工合成的奎寧很快地成為靈藥並廣泛使用,搭配當時的殺蟲利器DDT,人類在此場抗瘧戰役中獲得空前絕後的勝利。

但好景不常,瘧原蟲在如此龐大的壓力下也逐漸演化出對奎寧及DDT的抗藥性,到了1970年代,奎寧逐漸被其他藥物取代。儘管如此,「苦澀的金雞納樹皮是良藥」這件事在醫藥工作者的腦海裡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在奎寧之後,近代中國科學家屠呦呦因參考古籍《肘後備急方》中記載的:「治瘧病方……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從黃花蒿中發現「青蒿素」。

青蒿素和其他抗瘧藥聯用的「青蒿素聯合療法」成為治療惡性和重症瘧疾的推薦療法。屠呦呦也因此獲得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但是在發現青蒿素的背後還有著一連串爭議,不過,那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現在的金雞納樹可以說是功成身退,但倘若惡性瘧原蟲對氯喹及青蒿素皆產生抗藥性,仍舊會回歸使用奎寧來進行治療。

而奎寧除了藥用,最常看見則是拿來作雞尾酒,等等,沒說錯吧?沒錯~就是通寧水,儘管今日市面上量販的通寧水,其奎寧比例已不到從前通寧水的一半甚至1/4,不再具有效的醫療作用,不過沒關係,我們主要目的是想要奎寧那種天然植物苦味帶來的特殊口感!

下次有機會不妨點杯琴通寧(琴酒+通寧水),體會一下當時遠赴非洲及印度作戰的英國士兵,是如何將苦澀不堪的通寧水嚥下肚的,雖然應當是沒那麼苦了。

 

參考資料:

Hobhouse, H. 1992 Seeds of Change: Five Plants that Transformed Mankind. Papermac, London. Sumner, J. 2000 The Natural History of Medicinal Plants. Timber Press, Portland.

奎寧-維基百科

青蒿素-維基百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