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何說謊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六月份「國家地理雜誌」的封面文章「我們為何說謊(Why We Lie)?」

這篇文章的作者 余和吉特·巴塔查爾吉(Yudhijit Bhattacharjee,我承認我完全不知道這名字該怎麼唸,所以上網找了音譯),是美國《科學》雜誌的特約作者。

他的各種觀點和文章在科學界、媒體界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而他最被台灣民眾所熟知的一篇文章,應該莫過於他在《紐約時報》上的那篇「為什麼掌握兩種語言的人更聰明?」

 

說謊是人類的本能

人們總是會出於不同的理由說謊。
而說謊最主要的原因,一般都是為了讓情況變得對自己有利。

從比例上來看,
有31%是因為「個人利益」而說謊;
有22%是為了「掩蓋自己犯下的錯誤」而說謊;
有14%是為了「逃避某些人或場合」而說謊;
剩下的部分則是為「營造個人形象」、「開玩笑」之類的理由而說謊。

在20年前,社會心理學家Bella Depaulo做了一個實驗,也是第一個系統性地研究「謊言的普遍性」的實驗。

Bella透過這個實驗發現

絕大多數的人,『每天』都會說謊。」

這個研究找了147個成年人,記錄他們每週說謊的次數。
研究的結果顯示「這些人平均每天會說1到2次謊」,而絕大多數的謊言並沒有什麼惡意,主要都是為了「掩蓋自己的缺點」,或是為了顧及他人感受的「善意謊言」。

當然,也是有些較為嚴重的謊言,例如「婚外情」和「學歷造假」。

科學家們相信「說謊,是人類與生俱來的能力」,而且很可能在「人類會使用語言後不久就出現了說謊的行為」。

因為「在不使用暴力的情況下,說謊能讓人們獲得更多的資源,甚至還是尋求伴侶時的有效手段」。

而且「說謊」的行為並不是人類的專利,在動物界也有這種「欺騙行為」存在,因為「欺騙」也是進化的一部份。

例如一種叫做「冠藍鴉」的鳥類,就擅長模仿「老鷹」的叫聲。
所以當牠在覓食的時候,會先模仿老鷹的聲音叫幾聲,讓其他的鳥類紛紛躲避,然後冠藍鴉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地飽餐一頓,不需要跟其他的鳥類爭食。

雖然「說謊」在大多數人眼裡並不是一件好事,但「說謊」其實和走路、說話一樣,都是人類發展過程中的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例如多倫多大學的心理學家Kang Lee就做過一個「關於兒童說謊」的研究。

 

他先用布幕把玩具遮起來,然後讓小朋友透過線索猜測布幕後頭的玩具是什麼,然後會慢慢增加猜測的難度。

然後在小朋友們開始猜不出後頭的玩具是什麼的時候,測試者會假裝自己接到電話,需要離開房間去聽電話。
但離開房間之前,會叮嚀小朋友不可以到布幕後面偷看玩具的答案。

當然,接電話是假的,是為了透過隱藏攝影機拍攝小朋友們「有沒有偷看答案」。
結果絕大多數的小朋友都偷看了,而且當測試者回到房間,詢問他們有沒有偷看答案的時候,他們多半都否認了,也就是說「他們說謊了」。

實驗發現:「說謊的比例,取決於小朋友的年齡。」

年齡越大,說謊的比例越高。
2歲的孩子只有30%左右的人說謊;
3歲的孩子說謊的比例則來到50%;
而8歲的孩子說謊的比例高達80%。

研究還發現:「年紀越大,說謊的技巧就越好。」

例如3歲的孩子會不假思索地回答出正確答案,他們並沒有意識到這麼做會被立刻發現自己剛剛說了謊;
而5歲的孩子會假裝苦惱一下才說出正確答案,但還是不難看出他們剛剛說了謊;
至於8歲的孩子就更高明了,他們會故意給出幾個錯誤答案之後,才說出正確答案,以掩飾自己說謊的事實。

也就是說「孩子的年齡越大,他能夠編織出的謊言就越複雜」。
這一個現象和人類的「心智解讀能力」與「大腦執行能力」有關。

 

說謊鍛鍊了人類的哪些能力?

「心智解讀能力」指的是我們「理解他人、推斷他人想法、信念、願望或意圖」的能力;
而「大腦執行能力」則是我們在「制定計劃、表達意圖和自我控制」時會運用到的能力。

上面那個實驗裡,8歲小孩的「掩飾行為」就展現了這兩種能力。

首先,他們會開始思考「如何不被看穿自己在說謊」的這件事,表示這個階段的「心智解讀能力」的發展比上一個年齡層成熟。

其次,他們能夠準確地表現出掩飾行為,則表示「大腦執行能力」變強了。

研究還發現,在同一個年齡層裡,那些「會說謊的小孩」的心智解讀能力與大腦的執行能力,都高於那些「不說謊的小孩」。也就是「這兩種能力越強,就越能夠說謊」。

「說謊」,是個成長過程裡的「重要發展環節」。由於心智和大腦能力的提升,所能夠說的謊也會變得越來越複雜。

 

說謊,是有底線的

但是不要擔心,因為一般人並不會無止境地說謊。
一般人多半都會為自己的謊言設下一條底線,而這個底線在什麼地方,則取決於「社會價值觀」。

美國杜克大學的心理學家Dan Ariely就做過一個實驗,他讓一群受試者參加一場數學測驗。
受試者被要求在5分鐘內解出考卷上的20道數學題,答對的題目越多,就能得到越高的報酬。
考試結束後,讓受試者們將自己的答案投進一台假的碎紙機裡,讓受試者們以為「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做對了幾題」,並讓受試者們匯報自己答對的題數。

結果發現「多數的受試者都說了謊,會虛報自己做對的題數」,但是卻「沒有人宣稱自己『全對』」。
縱使人們知道答對的題數越多,就能獲得越高的報酬,而且人們也自認為沒有人知道真實的答對題數,卻還是沒有讓人們撒下更大的謊。

背後的原因就是「社會價值觀」。

我們普遍認為「誠實是種美德」,但說謊不是。
所以我們會在心裡設下一個限制,這個限制就決定了「謊言的限度」。

 

我們為什麼會被謊言欺騙?

關於這個問題,有四種說法:

第一種說法:
是阿拉巴馬大學的心理學家Tim Levine提出的「真相缺省理論(Truth-Default Theory)」。

認為「因為相信別人,我們已經獲得了許多好處。所以偶爾被騙一下,也不會產生太大的損害。」

 

第二種說法:
是心理學家Robert Feldman的理論,認為「我們天生就是有相信別人說的是真話的傾向」。

例如電影《神鬼交鋒》裡,李奧納多飾演的 小法蘭克・艾班尼爾(Frank Abagnale)就是運用這種「人類的天性」而成為詐騙高手的。他說:「如果你跟別人說你是一個飛機的機長,人們並不會去懷疑你有說謊的可能,而是直接相信你。」

這種天性也就是「騙子的優勢」,而且很多騙局也都因為這種天性而產生。

 

第三種說法:
是「人們更容易相信符合自己價值觀,或期待的謊言」。

例如那些有明顯漏洞的投資陷阱、理財騙局,都是因為人們聽到了「背後所能帶來的高額回報」大大地滿足了他們期待,所以才會輕易相信這些騙局。
人們相信謊言,是因為這些謊言「符合他們的期待」。

這也是為何當我們告訴這些「謊言的信仰者」們真相時,所能產生的作用也不大的原因。
因為人們已經有了先入為主的信念。

第四種說法:
是「當謊言傳播的次數越多,人們越是熟悉這個謊言,就越容易相信這個謊言。」

例如網路上有許多未經查證的假消息,只要這些假消息在人們面前出現越多次,人們就越容易相信這個消息是真的。

最後,為你節錄一個文章裡的句子做為結尾:

Honesty may be the best policy, but deception and dishonesty are part of being human.
(誠實,也許是最好的做法,但欺騙與不誠實,也是人性的一部份。)

以上,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