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背後的人性

你好,歡迎來到《五分鐘經濟學》。

今天要延續上回的內容,為了更完整地回答「為何價格管制會失敗」,要跟你說說「市場背後的人性」。

還記得前幾期的內容嗎?
我們花了很多篇幅在講述「競爭規則」,其實就是為今天這篇文章而做的鋪陳。

因為一般經濟學書籍在談論價格管制的時候,都會藉由許多學理上的辯證來闡述,但這些學理的論述有時候比較難懂,也比較難說服人,導致大家容易在看過之後就忘了「為何我們應該拒絕價格管制思維」的真正原因,於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下同樣的錯誤。

但這些情況並不會在這個專欄發生,我們會把經濟學思維刨根究底的推演給你看,透過各種實例讓你理解經濟學家們究竟是如何看待世界的。
如果你覺得這個專欄很不錯,也希望你能幫我們分享。

好,廣告就打到這邊,我們進入今天的內容。

稍微複習一下前面的內容:

人類社會裡存在著各式各樣的競爭方式,而每個競爭方式都不會比其他競爭方式更加公平。
但在眾多競爭方式中,有一種競爭方式是「較有效率的」,因為它「較能避免無謂的資源損失」,就是「價格競爭」。

「價高者得」,雖然也不是個公平的方式,但因為「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公平的競爭方式,『公平只是理想主義者們建構出來的神話』」,所以在諸多「皆不公平」的競爭規則裡,我們只能在這些選項裡頭選擇一條「浪費資源最少」的競爭規則,也就是「價高者得的『價格競爭規則』」作為標準。

但是,公平、正義的神話卻總是存在人們心中,所以總會希望透過「理想政策」來實現他們的大義,好弭平社會中所有不公平的現象,以實現理想世界。

而這些理想政策往往就是透過「對價格的干預」來進行。
只是,我們無法迴避的是「當我們透過人為方式讓價格偏離市場狀態」時,就會出現「短缺」或「過剩」現象。

為了要回答上回的問題:「我們到底該不該進行價格管制?」
我們就必須看看「人們會用哪些方法來對付價格管制?」,也就是今天這回的主題:
「市場背後的人性」。

這邊我要引用華人經濟學家 張五常 在1974年發表的一篇論文-《價格管制理論(Theory of Price Control)》,這可能也是他最重要的一篇論文。

他在這篇論文裡首先提到「價格管制不等於稅收」。

例如針對一間租金1萬塊的房子,政府徵收40%的稅,表示租金裡「6000塊歸屋主,4000塊歸政府」,這叫「稅收」;

但如果政府覺得1萬的租金太高了,硬是規定「房子的租金不能超過6000塊」。
假設最後房子就以6000塊的價格租出去了,那麼雖然屋主同樣也少拿了4000塊,但這筆錢並沒有進到政府手裡,這叫「價格管制」。

價格管制會出現的「短缺」與「過剩」現象,上一回已經為大家推演過了,但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呢?

這就是 張五常 在這篇論文裡提出的兩個命題:

一、「價格管制」必定會導致「資源的價值耗散」;

二、人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動物,也是追求「損失最小化」的動物。

這兩個命題是什麼意思呢?
其實這兩個命題也很簡單,很容易理解。

就是:
人們是用「命題一」去「理解價格管制」,而用「命題二」來「對付價格管制」

你看,當政府限制了那間房子只能租6000塊的時候,對屋主而言那4000塊就是「白白被浪費掉的一筆錢」。
但人們會甘於自己的資源被這樣浪費掉嗎?

另外一方面,本來租金1萬以上的情況下,競爭者較少。但當價格有了上限,變成了「最高6000塊」的時候,競爭者就變多了,而且還「不能使用價格來作為競爭規則」。

記得前面幾回說的「各種競爭規則間的比較」嗎?
當我們使用「價格規則以外」的競爭方式時,「無謂的損失就會增加」,換句話說就是「社會的總效益下降」。

一般而言,我們都會假設屋主是個唯利是圖的人,一心只想把房子租到最高的價格,獲得最高的利潤。
而這種行為太過自私、太過功利,沒有考慮到社會中的諸多弱勢,認為

如果放任房產擁有者之間的買賣遊戲,讓他們不斷墊高房屋的價格,那麼對窮人們、弱勢族群們就是一種不公平、不正義

所以我們應該要對這種「堆高式的買賣」做出箝制,好保障弱勢族群「獲得資源」的可能。

這種想法確實很美好,也很能激勵人心,因此成為各種運動中思想核心,廣為人所接受。
「我們要求的是『公平與正義』,而不是『總體經濟的成長』。」

好,那我們就來看看「這種對於價格的限制,能不能推導出『公平與正義』的理想世界。」

我們把焦點拉回屋主身上。
當他因為「價格管制」的限制,橫豎都收不到那4000元,而且又面對競爭數量更龐大的需求者時,他會怎麼做?

因為他已經不能透過「價格」來決定要把房子租給誰了,所以這時候就要看他的個人偏好了。
例如:有小孩的,不租;有養寵物的,不租;男生,不租;經濟條件不穩定,不租……等,各式各樣的歧視就出現了。

當然,如果僅僅是縱容自己的偏好,好像還是有點不划算,並不能夠最大程度地「減少損失」。
所以這時候「捆綁銷售」就出現了。

房子確實只租你6000塊,但屋主這時候就可以巧立各種名目來把這4000塊錢收回來。例如:鑰匙、門禁卡、家具、管理費、提高每度電費的價格……等,額外的付費。

因為競爭者變多了,而且選擇權完完全全地落在了屋主手上,所以房客還得花心思去討好房東,好讓自己能從門外那群排著隊等著租房的人裡脫穎而出,這也是一種成本。

再來,在這種競爭關係裡,「仲介」的地位就會變得更加重要,所以討好這些仲介,也是另一筆需要付出的成本。

各式各樣的成本加在一起,最後差不多還是會回到「價格管制前的價格」,或者更高。
而社會有變得更公平、更符合正義嗎?

很遺憾的,並沒有!

不但沒有,我們反而「增加了擁有資源者能夠進行歧視的限度」。

因為資源的擁有者原先只能在「價格上進行歧視」,但當我們禁止了這種價格歧視,「歧視就會在其他面向上展開」,例如「人際關係歧視」、「地位歧視」、「職業歧視」、「性別歧視」……等,反而「拓展了歧視的疆界與權限」。

好,今天的內容就先到這裡。

今天同樣留給你一個思考題:

有時候會聽到人們說:「這個政策是個好政策,只不過執行起來有些困難。」
你對這種說法有什麼看法?

歡迎你在下面留言,說說你的看法。

另外,如果你覺得這個專欄的內容對你有幫助,也期待你能幫我們分享。

以上,就是今天的《五分鐘經濟學》,我們下次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