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合之眾》

你好,歡迎來到「開卷有益」。

本週要為你講述的,是一個新主題的經典 -《烏合之眾》。
為了避免大家對同一主題感到疲勞,所以「生物學為主的歷史」主題的內容就順延到之後再繼續為大家講述了。

今天為大家講述的這本《烏合之眾》,這是一本出版於1895年的著作。
作者是一位法國醫生-古斯塔夫.勒龐,以對「群體心理特徵」的研究而聞名於世,被後人譽為「群體社會的馬基維利」。

而這本《烏合之眾》是勒龐最有名的著作之一,曾被 佛洛伊德譽為「一本當之無愧的名著」。

美國的實驗心理學創始人、社會心理學家高爾頓.奧爾波特(Gordon Willard Allport),在著名作品《社會心理學手冊》(A Handbook of Social Psychology)中如此評價 勒龐的《烏合之眾》:「在現有的所有關於心理學研究的書籍中,沒有任何一本可以與《烏合之眾》相媲美。」
他的思想對於後世的社會心理學研究影響相當深遠,同時也成為現代意識形態研究中不可或缺的材料。

但請注意,這本書雖然是一部經典,但其中的一些言論在今天看來確實是有些爭議,甚至是不合時宜的。

例如p.61:「衝動、暴躁、缺乏理性判斷力與批判精神、態度極端等群體特點,幾乎在女性、野蠻人以及兒童等低級進化型態的生命體中都可以發現」。

更激進的批評者則認為這本書全部「勒龐的個人偏見」。
原因是這本書是從一種「主觀的角度」出發,缺乏科學性的考據,甚至連統計的數據都沒有,只是個人看法,是勒龐個人的觀察與經驗。

但是!對!就是這個「但是」!
雖然我們對他的這些「偏見」有些意見,但卻不可否認「他的偏見確實準確地描述了『群眾的特徵』」。
而且,我們甚至可以用他的偏見去「預測」群眾運動的樣貌。
對於這些精準的「預測」,有些人說他是「烏鴉嘴」,也有些人說他只是「瞎矇的」。

從表面上看,這本書的標題有一定的偏見。
但是,它的內容卻涉及了與「群眾」相關,但卻時常被人們忽視的現象。

勒龐在書中不斷地以簡潔,或時代錯置的方式將人們所關心的問題呈現出來,例如:社會服從或過於服從、單一乏味的趣味、群眾的反叛心理、大眾文化、被別人支配的自我、群眾行為、人的自我異化過程、官僚化的形成歷史、逃離自由投靠領袖、無意識對社會行為的影響等等。

換句話說,現代社會出現的所有問題和觀念,他都預料到了。
也正是這些多樣性的問題,使這本書具有了經久不衰的影響力。

所以,這本寫於百年前的極具爭議,但卻又讓人無法忽視的經典著作到底在說些什麼?
我們還是直接來看看 勒龐的「個人偏見」吧!

首先,要討論「群眾」,就必須先定義「何謂群眾」?

勒龐認為:不是那些聚在一起的人們就可以稱為「群眾」。例如那些同時出現在公園裡的人群並不能稱為群眾。
所謂的群眾,指的是「具有某種『心理一致性』的群體」,他們都有相同的心理訴求,並且具備相同的「行動目標」,才能稱為「群眾」。

「在同一時間裡,聚集在同一空間裡的的群體」並不見得是定義中的「群眾」。
也就是說一千個偶然聚集在公共場所的人群,如果沒有明確的目標,那麼從心理學來說,就不能被算作是一個群體。

反之,「群眾」,也未必是需要在「同一時間裡,聚集在同一空間裡的群眾」。

群眾是:
「只要當某個『心理一致性』形成之後,縱使這些人分散在社會的各個角落,是各式各樣的人,縱使他們沒有面對面,彼此不認識彼此,他們仍舊可以成為一個『群眾』。」

在這邊要稍微提醒一下,那些被「嚴格的規範組織起來的群體」,例如:企業員工、軍人、警察、學生等,並不屬於 勒龐說的「群眾」範疇。

因為這些高組織化的人群必須遵守嚴格的規範、接受明確的制度管理、並且有清楚的分工,按照理智行動。
在這種「嚴格規範體制」下的群體,是「理性且冷靜的」,不具備後面提到的「群眾特徵」。

那麼「群眾的心理特徵」是什麼呢?
特徵有三:

一、「低智力」:

勒龐認為,只要大量的人們聚集起來,思維就會出現「非理性化」、「簡單化」、「缺乏常識」,和「毫無邏輯性」等特徵,呈現出「低智力」的表現。
亦即,「群眾智力」會低於「個人智力」的平均值。

因為群眾「樂於接受簡單明瞭的號召與主張」,但並「不會關心證據與論證過程」,「不進行理性分析」。
而且,如果主張越是迎合人群、越是簡單明瞭,就越容易得到群眾的支持。

就是因為這種「群眾化」造成的智力下降,使得群眾變得更容易「被暗示」、「被誤導」,並且願意「相信那些荒誕不經的謠言」,「接受一些奇怪的想法」。

舉例來說,法國大革命的那幫「群眾」推翻了路易王朝。他們主張的口號是:「要求民主、自由」。
但是過沒多久,同樣一批群眾卻又興高采烈地擁護 拿破崙當皇帝,進行獨裁政治。

原因很簡單,當人們進入一種「群眾模式」的時候,就容易變成一種「低能的生物」。
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麼,也不說不清楚自己的主張,總是「風往哪邊吹,草往哪邊倒」的支持某些議題,並且會認為「自己是很理性的」、「是很進步的」、「很文明的」。

這種狀態下,往往會說出一些「似是而非」,經不起細究的矛盾言論。
而被指出矛盾之後,又容易出現「惱羞成怒」,或是「訴諸情緒感染」的反駁。

二、「自信心暴漲、敢想敢做、咨意妄為」:

作為個體,我們在單獨面對許多「膽大妄為」的事情時,通常只是想想,而不敢付諸行動。
但是,當個體被集合起來成為群眾之後,不但什麼都敢想,而且還「什麼都敢做」。

這樣的群眾心理因素基於兩個原因:

1.群眾人多,所以力量大。
眾多人集結成一個群眾之後,大家就會無來由地相信一件事:「我們無所不能!什麼事情都可以輕易實現!」

2.個體進入群眾之後,就會自然地降低、消除了「被懲罰的恐懼」。
也就是一種「法不責眾」的概念。
既然這件事是大家一起做的,縱使這件事情是一件壞事,但也沒人敢,或沒辦法對這麼多人進行報復或懲罰。
就算真的遭受懲罰了,後果也是由大家一起承擔,所以作為「個人」,是不用擔心的。
簡單來說,就是心理學上的「責任分散效應」,亦即「沒有任何一滴雨水會認為是自己造成了水災」。

三、「情緒化、敏感,且急於行動」:

群眾總是受到「情緒的驅使」,所以「越是激烈的情緒,就越容易受到群體的歡迎」。
也因此,群眾往往更關注那些情緒,與情緒表達的方式,而不在乎背後的證據、事實,與邏輯。
在強烈情緒的感染與推動下,群眾往往會變得非常敏感,並傾向於盡快採取行動,而不是紙上談兵。

而群眾,也不是短期之內可以形成的。
群眾的產生,必須透過「間接因素」與「直接因素」的影響。

「間接因素」:透過某些「觀念」、「思想」的長期滲透,潛移默化地改變了人們的想法,使「群眾的誕生」具備思想基礎;

「直接因素」:一些能激起群體情緒的事件,換句話說,也就是「導火線」。

一但有了導火線的點燃,那些散佈在各處的人就會瞬間感受到相同的情緒,進而產生「心理上的一致性」。
在群眾領袖的帶領之下,群眾就可被迅速地動員,直到發展到可以採舉大規模行動的量級。
因為「影響群眾想像力的,不是事實本身,而是他們發生和引起注意的方式。」

而這種群眾,最初都是被一個「簡單的口號」所動員起來的,他們大致上追求一個「明確的目標」,但是結論上來看,群眾的行動經常會「背道而馳」,發展出各式各樣「偏離初衷的行為」。

而在「群眾運動」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的,莫非「領袖」。
但是「領袖」,其實也有兩種類型:一種是「長期的」;一種是「短期的」。

「短期領袖」可以帶領群體進行「臨時,但明確」的行動。
例如幫派鬥毆的老大、帶領球迷起哄的人、發生災難時挺身而出指揮救災的英雄……等。

這些「短期領袖」的最大特徵是:

在面臨困難與突發狀況時,他們往往會比群體裡的其他人更加堅定更狂熱更有捨身精神
正因為如此,所以他們的自身行為往往能成為群眾的效仿對象,帶動群眾的仿效與追隨。

而「長期領袖」的特徵與常態出現的短期領袖不同,這種「長期領袖」的特性非常稀有

而且他們的影響力非常巨大,甚至是在他們離開世間之後,這種影響力仍就能夠發揮作用。

要想成為長期領袖,就必須具備「超強的意志力」,而且必須是「長時間維持自己的主張」,堅定不移。
面對任何的困難都不會妥協,不會更改信念。
可以說是「不見黃河心不死,見了黃河心也不死,非要跨過黃河不可」的堅決信念。

話說回來,無論是短期領袖,還是長期領袖,動員群眾的方式都是類似的。
這個動員方式有下列三個要素:

一、「必須要有一個判斷句」。
無論這個判斷是對或錯,但都要有一個「明確的內容」。
例如「XXX是錯的」,或是「我們一定要如何如何」;

二、必須要「重複論述那個判斷句」,讓這個判斷句更加深入人心;

三、「煽動情緒」。情緒可以蒙蔽一個人的理智與對是非的判斷,而且可以讓人變得更加狂熱,讓人「智力變得更低」、「自信心更加高漲」、「更敢做,更敢衝」、「更情緒化,更敏感」。
然後將這種「越來越沸騰的情緒」感染到下一個人身上,製造出下一個狂熱戰士。

因為群眾會誇大自身的情緒感受,所以他只會被更極端的情緒給打動。
而那些希望感動群眾的演說家,則必須信誓旦旦地、誇大其詞地、言之鑿鑿地、不斷重申一種情緒,並且「絕口不以道理的方式來證明一件事情」。
這些都是公共集會上,演說家慣用的論說技巧。

在這種條件下,領袖的「名氣」與「威望」遠比理性的推論、證據更加重要。
因為領袖的影響力,並不是源自於他們提出什麼樣的證據。
事實上,這些領袖的影響力往往來自於他們的名氣與威望。

最好的證明是:
一旦這些領袖因為某些與群眾運動無關的事情,例如「私人醜聞」而威信掃地時,他們的影響力也就會隨之消失。

儘管 勒龐對「群眾」充滿批判,但他其實有個備註:
「群眾行為不能單用道德去評價好壞。因為群體本身並無對錯,他們只是太容易受到引導與操控,而行動的威力過於巨大而已。」

好,讓我們來總結一下這本書的知識重點:

「群眾」,是指「具有某種「心理一致性』的群體」。

這種「具有某種「心裡一致性』的群體」有三種特徵:

一、「低能」;
二、「擁有超強自信,什麼都敢想、敢做」;
三、「非常敏感、情緒化,而且刻不容緩地想要有所作為。」

而帶領這些群眾的「領袖」也有三種特徵:

一、「給出一個簡短但明確的命題」;
二、「反覆地重申這個命題的正確性」;
三、「煽動參與者的情緒」。

以上,就是這本《烏合之眾》的核心內容。

註:
如果你在讀完之後,有感覺到我似乎想影射什麼事件、什麼意見領袖,或是哪些群眾運動團體,那真的是你多想了。
我只是一個單純的說書人,不帶個人意見說一本書的說書人。
如果你真的從這篇裡頭感受到了什麼、聯想到了什麼,那都不是我的錯,畢竟這本書是 勒龐寫的。
至於你要把這本書的內容套用到哪些人、事、物上頭,這我管不著。
只希望你從我為你說的這本書裡,得到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或是得到另一種觀看世界的角度。

下週也是延續「這個主題」的另外一部著作,敬請期待。

如果你在看完之後對這本書產生濃厚的興趣,建議你可以入手一本。
雖然你已經在這裡明白了這本書的主旨,但書裡頭還有更多有趣的故事在等待你發掘。

以上,就是本週的「開卷有益」,祝你週末愉快,我們下回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