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該如何解讀詩經(下)

上回一反常識的向大家說明了《詩經》與我們今天熟悉的「詩」在本質上的同異。
同的是以「形式上的韻律感」、「內容上的朦朧感」為創作原則;

異的是《詩經》的原始作用是「詩以載道」,而非用以抒情。
與現代的「詩」不同,《詩經》的重點不是在個人情緒的抒發與藝術性,而是作為一種「輔助教化的工具」。

當然,我猜這個論點一定會引起不滿,甚至是嗤之以鼻。

所以,不妨透過一些故事來說明這個論點。

在《世說新語》裡有這麼一則故事,說:

東晉名臣 謝安在一次聚會上問:「《詩經》裡頭,哪一句寫得最好啊?」

姪子 謝玄(就是那個在淝水之戰中,大破秦王 苻堅的名將、北府兵的創建者,同時也是那位說:「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獨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的謝靈運的阿公)回答說: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這是《小雅・采薇》裡頭相當著名的句子。
意思是:「想我當初離開的時候,還是春天時楊柳隨風飄揚的景象;如今我歸來,卻已是大雪紛飛的冬天。」

這種如電影般充滿畫面,又溢滿惆悵的句子,自然是能觸動不少多愁善感的靈魂。
所以,古往今來的文藝青年們,幾乎無不為這類「形式華美,又略帶感傷」的詩句而神往。
當然,即便是日後將在沙場上大放異彩的 謝玄,在文藝青年時期也不例外地流淌在這「意在言外」的心動中。

而 謝玄的姊姊,著名的「詠絮才女」謝道韞則回答:「吉甫作誦,穆如清風。仲山甫永懷,以慰其心。」

這是《大雅‧蕩之什‧烝民》裡的句子,主旨是歌頌周宣王時期的卿士(相當於宰相的地位)仲山甫對國家的憂心與付出,猶如清風那般育養萬物。

那麼,叔父 謝安怎麼回答呢?

謝安沒有正面評價 謝玄的回答,只稱讚 謝道韞的選擇是「有雅人深致」。
並接著說他認為「訏謨定命,遠猷辰告」為才是最好的句子,比謝道韞的選擇更有深度一些。

訏謨定命,遠猷辰告」出自《大雅‧蕩之什‧抑》。
意思是「把國家的大政方針制定下來,並傳達給眾人。」

從現代人對詩的理解來看,謝安這個主張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這樣的句子,不要說什麼美不美了,其藝術性簡直就是到了乏善可陳,甚至到一種枯燥乏味的地步。

是的,雖然在今天的我們看來,謝安的選擇有些不可思議,但請別忘了,他是「在《詩經》裡頭」做選擇。

既然是在《詩經》裡頭選擇,那就不適合用我們今天對詩的標準來看待。

我們今天讀古詩,多半是從文學欣賞的角度來看待,所以很容易誤會《詩經》對於儒家傳統的教化意義。
而且,也正因為多數人《詩經》讀得少,所以覺得《詩經》很美。

其實,如果認真去把《詩經》全部翻遍,就不難發現如「楊柳依依」之類的詩其實不多,如「訏謨定命」之類,枯燥乏味的內容才是《詩經》裡的主流。

一如南宋大儒 劉克莊說的那樣,《詩經》的主要目的,就是一部「教育」類型的教科書。
例如:

前面提到的「訏謨定命,遠猷辰告」,這是「大臣」的學習內容;

敬之敬之,命不易哉」,這是「諫臣」的學習內容。
核心是:「君王對群臣的告戒和嚴格的自律」;

棠棣之華,鄂不韡韡」,這是「宗室大臣」的學習內容。
核心是:「用棠棣花和鶺鴒鳥來比喻兄弟之間的天然親密關係,勸勉人們要珍視兄弟間的手足之情」;

載馳載驅,周爰咨度」,這是「外交官」的學習內容。
核心是:「為了讓使臣時刻不忘君之所教,時時以忠貞自守」;

之子于征,有聞無聲」,這是「將軍」的學習內容。
核心是:「射狩結束的收兵整隊,軍紀嚴明」;

愷悌君子,民之父母」,則是歌頌「統治者」的話。

而且我們從上面的幾個句子中,不難發現《詩經》裡頭的詩人,和我們今天對詩人的想像是有些落差的。
從唐代以來,詩人的形象一般都是「落魄潦倒」的,而且越是不得志、越是走投無路、越是一個憤青,就越能寫出好的作品。

但是反觀《詩經》卻完全不是這個樣子。

《詩經》裡頭的詩人,多半都是一些「顯達之人」。
例如 謝安讚揚的那句「訏謨定命,遠猷辰告」,作者是「衛武公」,而非淪落街頭,卻滿懷抱負的書生。

既然已經明白了「《詩經》的教化意義」,和「《詩經》的作者多半是些有頭有臉的人物」,那麼透過這兩點再回過頭看孔子那句「不學詩,無以言」,自然就會有不一樣的畫面了。

是的,《詩經》就是「上流社會的通用語言」,是為了彰顯尊貴的「高級語言」。

為什麼需要這種「高級語言」呢?
原因很簡單,因為那些名牌大衣、名車、名錶、包包、奢侈品……等,是最廉價,也最快彰顯自己的方式。
只是這些外在的穿金戴銀,卻很容易被那些一夕致富的暴發戶們、土豪們所仿效。

所以為了與那些「往自己身上堆砌奢侈品的下里巴人們」有所區別,就需要一些「貴族的氣息」,也就是一種「優雅而含蓄」的言行舉止。

而《詩經》就是為了薰陶「貴族應有的談吐、儀態,與氣質」的指導手冊之一,所以孔子才說:「不學詩,無以言」。

他的「言」,是在「上流社會的『言』」,如果不學《詩經》是無法顯示自己身份的尊貴的。
既然不尊貴,自然也就無法在上流階級之中立足了。

就如同俄國詩人 普希金評論的那樣:「詩歌要帶有貴族氣質」,換句話說「詩歌,就是貴族圈子裡的必備奢侈品。」

從這個角度來切入的話,我們就能理解為何「今天的『詩』逐漸式微沒落」了。

因為「社會越是不存在階級,越是平民化,詩的價值就越低。而詩的價值越低,詩人也就越來越成為一種沒用的存在,也越發自怨自艾。」

以上,就是延續上回彩蛋的內容,為你說明了「我們該如何解讀詩經」這件事。

對「我們該如何解讀詩經(下)」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